ifeng_share_thumbnail
锐见丨又发声明回应 负面缠身的蛋壳公寓怎么了? ——凤凰网房产杭州
长租公寓在中国缺的不是未来,缺的是耐心。近日,有网友网上曝料,杭州蛋壳公寓的公司财务跑路,公司破产倒闭,为避免最大损失请联系公司。 -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
//m.iqidian.com/hz/news/hangye/2020_10_16-53314799_0.html
杭州
{{ifh_ad_material}}

锐见丨又发声明回应 负面缠身的蛋壳公寓怎么了?

凤凰网奇点商业 2020-10-16 11:06

长租公寓在中国缺的不是未来,缺的是耐心。

近日,有网友网上曝料,杭州蛋壳公寓的公司财务跑路,公司破产倒闭,为避免最大损失请联系公司。

10月14日,蛋壳公寓对此回应:近期,部分合作方因与本公司存在商业纠纷,采取了过激行为。散布“蛋壳跑路、倒闭”等相关不实言论、视频、图片,公司已报警处理。目前,蛋壳公寓经营活动一切正常,也正在积极处理纠纷。

图/微博截图

对此,凤凰网奇点商业联系到蛋壳公寓运营方面,该高管表示该事件官方微博已作出回应,其他情况暂不方便透露。第一时间,奇点君针对传闻真假、上市后的困境及未来发展等问题,联系到蛋壳公寓品牌总部,截止发稿并未进行回复。

作为长租公寓上市冲刺的第一位撞线选手,蛋壳公寓上市后的日子并不好过,经历了股价连续走低、CEO被调查、APP屡遭下架、租金贷等多重磨难后,蛋壳公寓前景如何?

被列为失信执行人

即使事件如同蛋壳公寓回应那般,所有的言论、图片、视频都是对其的“抹黑”,那这种行为也有迹可循。

某分析师告诉奇点君,此次传闻蛋壳跑路、破产或许与爱上租的收购交易有关。

去年1月17日,蛋壳公寓曾宣布以2亿美金(包含现金和债务)全资战略收购爱上租,原爱上租的全部资产、100%股权并入蛋壳公寓。

2020年1月15日,经杭州爱上租科技有限公司申请,蛋壳(杭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青梧桐有限责任公司银行存款人民币1.11亿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价值的财产也被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冻结。这份申请获得了法院的裁定认可。

4月20日,杭州西湖区人民法院发布了一则失信被执行人信息,指蛋壳(杭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因违反财产报告制度,在3月27日被列为失信执行人。

图/网站截图

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张雪也被法院下达限制消费令,其全资股东青梧桐有限责任公司所持有的该公司全部股权也被法院冻结。

对此,蛋壳公寓回应称这是一个误会,裁决并未生效,此前已经向法院提出裁撤申请。法院也在4月2日就蛋壳“撤销仲裁裁决”的申请进行了立案。

该分析师补充:“当时交接的2亿美元收购款或许没有完全交割完,所以爱上租的董事长为原告告了母公司,要冻结1亿人民币现金。”

据悉,法院发布的被执行人信息中称杭州蛋壳是因违反财产报告制度被列入的,而所谓财产报告制度,是被执行人在不能全部或部分旅行财务给付义务时,必须按照法院要求真实报告收到通知日前一年的财产情况,以证明自己没有或暂时没有履行能力。否则应承担相应法律后果。

陷入业主与租客的纠纷

即使此次传闻是合作方的“抹黑”,蛋壳公寓也的确接连陷入与业主和租客之间的纠纷之中。

在黑猫投诉平台中,有关蛋壳公寓的投诉量已达18164条,其中包括租客与房主双方的投诉,内容不乏无故断网、贷款租房骗取违约金、骗签合同、不退押金等。

图/黑猫投诉平台

有租户表示,自己在7月租房时,销售说是月租,无违约金,但离开房子的时候却被蛋壳公寓通知是年租房,有违约金。自己在每天不停经受蛋壳公寓信息轰炸、电话骚扰的情况下,还联系不到公司销售,已严重影响生活。

也有房东表示,于7月份与蛋壳爱上租签订合同,当初客服告知此时签订有优惠,但下一周就通知需要改变付款模式并且缴纳一定的利息。“蛋壳公寓涉嫌欺诈消费者,伪造合同,霸王条款。”

还有房东表示,“约定房租季度一付,蛋壳公司应于9月给付第三季度房租,但实际未付。截止2020月10月12日,只收到自8月份起的一个月房租。”

图/黑猫投诉平台

据天眼查风险信息显示,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目前有多条行政处罚信息,违法行为类型包括:“房地产广告中涉及贷款服务,未载明提供贷款的银行名称、贷款额度或年期”、“经营者与消费者采用格式条款订立合同,经营者在格式条款中排除消费者解释格式条款的权利”等。

此外,2020年,该公司由多条法律诉讼,案由包括: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服务合同纠纷等。

对此,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全球合伙人郭韧律师提醒,不管是业主还是租客签署合同时,对于涉及自身合法权益的重要条款应当予以重点关注,如最为核心的租赁条款、支付条款、违约条款、涉及自身权益的义务履行条款等。

“根据《合同法》第54条规定,如能证明蛋壳公寓作为承租人/出租人故意隐瞒真实情况或者故意告知虚假信息,诱使因出现重大误解而做出错误的信息理解,并与之订立租赁合同的,可构成欺诈,该则合同可撤销。”

连年亏损的上市之路

从规模上看,蛋壳公寓作为头部表现还算优良。

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蛋壳房源增加至41.9万间,覆盖全国13个城市,而且当中位于北京、上海、深圳三个一线城市的公寓数量达到20.7万间。

根据艾瑞咨询的报告显示,蛋壳公寓的规模在国内长租公寓运营里排行第二,增速位于行业内的头部。

可上市之后,蛋壳公寓还没来得及享受上市带来的荣光,便陷入了“至暗时刻”。接连经历了旗下App被苹果应用商店下架、CEO高靖接受政府有关部门的调查、“租金贷”问题难以解决等“磨难”。

对其本就不佳的名声和口碑无异于雪上加霜,不可避免对资本市场造成冲击。

股价方面,蛋壳公寓上市首日股价一度涨至13.9美元/股,截至上市首日收盘,市值报24.78亿美元。因疫情原因,长租公寓行业影响严重,蛋壳公寓上市的时机就显得尤为尴尬,再加上长租公寓爆雷,股价在9月跌至最低点4.52美元。10月14日,蛋壳公寓股价为3.3美元/股,总市值为6.04亿美元。

除了股价低迷,蛋壳公寓还面临何时破解盈利难题的灵魂拷问。

数据显示,2017年至2020年第一季度以来,蛋壳公寓的销售成本逐年递增,但营业利润不仅没有增收,反而给出了3年多亏损63亿的答卷。

年报显示,蛋壳公寓净利润分别为2017年亏损2.72亿元、2018年亏损13.7亿元、2019年亏损34.37亿元、2020年第一季度亏损12.3亿元。

知名地产财经人严跃进认为,长租公寓的主要问题还是营收压力,没有一个好的盈利模式。“盈利模式来看,长租公寓至少前三年都是亏损状态,理论上接下来长租公寓即将进入一个盈亏平衡的时间点,但是疫情可能会推迟长租公寓的盈利时间点。”

疫情对蛋壳公寓未来的发展更是蒙上了一层不确定性。

可见,经过数轮洗牌之后,长租公寓行业本该向着理性成熟的方向转变,只有在混乱中矗立桥头,才能成为新的枭雄。


责任编辑:张文静(PO408)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24小时热文排行

精彩推荐

加载中...

©奇点商业 让商业地产独立思考 iqidian.com

京ICP备1806448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