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eng_share_thumbnail
长租公寓“战乱”:高管频换血,租客屡被坑 ——凤凰网房产北京
长租公寓的爆发式扩张,多因插上金融的翅膀,但如今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
//m.iqidian.com/news/changzu/2020_06_21-52830158_0.html
北京
{{ifh_ad_material}}

长租公寓“战乱”:高管频换血,租客屡被坑

时代财经 2020-06-21 10:35

长租公寓的爆发式扩张,多因插上金融的翅膀,但如今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潮起时浪尖起舞,潮落时一地鸡毛。回首过去几年,若论兴衰变化最大的行业,长租公寓或是其中最明显的一个。

作者:时代财经 刘新歌

“疫情期间不能串小区,就在女朋友租住的小区租了青客公寓一间房,方便照顾。”今年三月底,在昆山工作的周潮(化名)住进了青客公寓,月租金1200元,他通过支付宝网商贷支付了一年租金。如果不是后来的变化,这会是一个温暖的疫中爱情故事。

但6月9日房东贴在门上的一份要求其限期搬离的《告知书》,让这个爱情故事变得有点仓皇,周潮不得不再快速租间房,同时还背负着一万多待还的租金贷款。

而他只是万千“被退房”的青客公寓租客之一。在QQ群上搜索“青客”,以“青客押金问题”、“青客退房weiquan(维权)”、“青客华瑞租金贷维(权)”等为名的维权群多达十数个,其中杭州群、南京群最多,分别为649人和640人。

周潮不知道维权能否有结果、什么时候能有结果。“租房前没留意看新闻,就入坑了。现在只想多拉点人一起维权,单打独斗不好弄。”

没有躲过的“坑”

3月,周潮与青客公寓签下租期一年的租约,住进了昆山星汇兰亭13号楼。为免支付3个月的押金,他选择用支付宝网商贷付了一年的租金。

“青客公寓首先给我推荐的是它的合作方上海华瑞银行的租金贷,我对小银行不放心,同时也觉得麻烦,所以就选择了支付宝。谁想是一样的坑。”周潮哭笑不得地说。

这个“坑”直到被房东强制退房时才显露出来。6月9日,房东在门上贴出《告知书》,称因受托管方苏州青客违约拖欠房租,他决定收回房子,要求租客6月14日前自行搬离,否则后果自负。

不想招惹麻烦的周潮,背着行李和一万多待还的租金贷款,乖乖地搬离才住了2个多月的公寓。搬离过程中,房东和青客公寓的管家均未露面。“没见到房东,他就贴了单子(《告知书》)在那。我也不想招麻烦,毕竟钱还能挣。”

相比周潮,南京的王恒(化名)与青客公寓的“分手”更不愉快。“租期2年,月租650元,我先一次性付了半年的租金。但才住了两天,房东就来撵了,而且是直接过来换了门锁,部分个人物品直接给我扔了。房东说之前在门上贴了通知,但我们并没看到。”

王恒不是第一次租住青客公寓。2018年,他在南京浦口高新区的新城花样紫郡租下一间公寓,租期半年。正是因为第一次租房印象不错,2年后他再次选择了青客公寓,但这次,他没躲过“坑”。

虽然没有租金贷债务在身,但粗暴的“被退房”经历让他意难平。3月27日被房东“赶出”后,他于4月初建了数个QQ维权群,迅速集结了上千被坑的租客。“有的通过搜索加入,有的是邀请进来的,还有2个人数上限为2000人、4个上限为1000人的QQ群,全满员了,但被屏蔽了,搜索不到。”

对“周潮们”的申请,青客公寓于6月13日开出《退房退贷申请受理回执》,表示将于收到申请7个工作日内完成退房资料审核,并向银行发出退贷贷偿通知,租客无需归还下一期及以后各期贷款本金及利息,个人征信亦不受影响。

图片来源:青客维权群

但看着微博上多位租客关于押金、贷款难退的留言,青客公寓的这份受理回执显然不足以让周潮心安。“等7个工作日后,看青客会怎么处理,不行的话下周到期后就起诉。”

一地鸡毛

周潮、王恒们的遭遇,折射出青客公寓的资金困局。早在今年2月份,青客公寓就被曝受疫情冲击、无法向房东如期缴纳租金。

青客公寓不是第一个出现资金问题的长租公寓品牌。2018年以来,爱上寓、鼎佳、寓见公寓、乐伽等多家长租公寓相继跑路或爆雷。但青客公寓出现资金还是让市场唏嘘,毕竟,于2019年11月6日登陆纳斯达克挂牌上市的青客公寓,作为长租公寓第一股,也算是杀出了一条血路。

长租公寓的爆发式扩张,多因插上金融的翅膀,但如今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潮起时浪尖起舞,潮落时一地鸡毛。回首过去几年,若论兴衰变化最大的行业,长租公寓或是其中最明显的一个。

人事变动也伴随着行业起落而生。近日,青客公寓副总裁屈成才升任首席运营官,被认为为处在风雨摇摆中的青客公寓“救场”。而近一年来频换高管和区域负责人的万科长租公寓,人事也再现重磅变动,广州万科长租公寓业务总经理张成皓离职,加入同城的房企越秀地产。此外,蛋壳公寓高管纪纲辞去董事职务,广州建方长租CEO甘伟也在疫情期间悄然离职。

房东东公寓学院创始人全雳认为,品牌公寓频频换将,透露了集团高层对经营层业绩的不尽满意。“长租是个慢行业,也是毛利极低的行业,用开发商的思维和成本去经营长租公寓,显然会陷入一个很被动的状态。”

值得注意的是,有长租公寓高管在离开长租领域后,重新回到房地产领域,除了上述的张成皓外,还有前上海万科泊寓总经理严勇。全雳认为,长租公寓高管离职后,大概率还是会重回地产开发和销售领域。

“过去几年,大家可能有个误区,认为房地产不行了,或者已经过气了、到尾部了,所以才要找一些创新的业务。但现在来看,(房企)最正确的或许还是房地产销售和开发。特别是疫情以来,房价不但没有下跌反而上涨了。”

全雳对时代财经称,长租公寓是一门又苦又累的慢生意,而且目前还较难找到赢利点,是个“看上去很美好,但现实比较骨感”的行业,所以在高管的选择上,不能从薪资较高的行业挑选。“从酒店、别的服务行业来找会更好一些。长租公寓的高管一定要比较接地气、务实,而且对成本管控的要求要很高。”


责任编辑:龚婉玲(P0263)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24小时热文排行

精彩推荐

加载中...

©奇点商业 让商业地产独立思考 iqidian.com

京ICP备1806448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