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eng_share_thumbnail
月亏百万线上变现,一家健身房的生存之道 ——凤凰网房产北京
暂缓复工、线上教学已成为了健身行业从业者的无奈选择。如何能让线上授课不再是健身行业保存量会员的营销手段,成为流量变现缓解资金压力的平台,是当下健身行业从业者共同面对的难题 -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
//m.iqidian.com/news/dianshang/2020_02_19-52588790_0.html
北京
{{ifh_ad_material}}

月亏百万线上变现,一家健身房的生存之道

北京商报 2020-02-19 10:41

暂缓复工、线上教学已成为了健身行业从业者的无奈选择。如何能让线上授课不再是健身行业保存量会员的营销手段,成为流量变现缓解资金压力的平台,是当下健身行业从业者共同面对的难题。2月18日,记者采访获悉,壹季体能训练营已通过定制课程收费的模式收获了首批线上学员。壹季体能联合创始人祝贺表示,虽然相比线下门店的亏损,线上收费只是杯水车薪,但通过此次试水,壹季体能找到了健身场景从线下转移到线上后发展的方向,只有坚持下去,等待健身行业在疫情结束后的恢复性增长。

微信截图_20200219012115

直播变现

“壹季21天线上减脂训练营开营,只需499元,得到教练和服务团队专属服务。”祝贺在朋友圈这样写道。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出现,健身行业线下门店自1月中旬以后便已暂停营业。疫情期间,作为国内第一批做训练直播的健身俱乐部,壹季体能在抖音、快手、B站等直播平台开设了线上直播训练。

下午3点半,每日的直播训练准时开始,青少年训练课、康师傅健康私厨营养课、冰雪抗疫等直播内容壹季体能都有所涉及。

祝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2月1日,壹季体能的教练小杰就开启了第一场直播课程;2月3日,春节期间留京的7位教练排班开始一线直播,由开始的每天3小时,到现在的每天6小时课程直播,在此期间,不仅维系了原有会员,同时也收获了大批粉丝。

实际上,随着各地开始复工,部分健身爱好者想要回归健身房的愿望已经开始增多。“每逢佳节胖三斤,延长假期涨十斤”,在这个漫长的假期里,爱好健身的消费者也开始对瘦身减脂有了刚性需求。

由于健身行业多属于线下人员聚集活动,到线下门店健身短期内并不能实现,因此祝贺开始思考如何通过定制服务,采取收费的模式,解决复工后消费者瘦身的刚需。

“499元的21天线上减脂训练营,首批30名成员很快招满了。”在祝贺看来,尽管第一次试水只有不到1.5万元的收入,但总算实现了线上直播变现,下一步,他打算扩大招生,在第二期招收50人,从而进化成一个长期运营的手段。

在北京大学国家体育产业研究基地体育产业高质量发展研究课题组副教授郭斌看来,疫情当前,对于以前一直靠预付费模式的健身行业确实带来了不小的冲击,整个行业的发展路径和健身企业的发展模式也将面临巨大的转变,健身从业者如果能直面新的消费需求,抢抓居家健身的红利,完成产品智能化、社群化和娱乐化的升级,会有较大的价值释放出来。

月亏百万

尽管有了少量的收入,但不可回避的是,暂停营业所带来的经营压力与日俱增。

壹季体能的线下门店面积在100-200平方米,主要为个人用户提供团体和私教服务。私教包括减脂、塑形等功能性服务。团课主要是为多种户外运动项目提供团体的专项体能训练,包括攀岩、墙绳瑜伽、核心体能训练、越野跑及马拉松等团体训练课程。

“由于健身行业主要盈利模式大部分是预付费制度,这一个月暂缓复工,营收实际上等于零。”祝贺表示,壹季体能在北京有5家线下门店,即便在正常经营的状态下,每月的单店运营成本也高达20余万元,这意味着一个月不能营业,将亏损逾百万元。

自去年以来,经历了年卡投诉、监管趋严、跑路倒闭等一系列事件的健身行业,尚未恢复。如今,暂停线下门店、线上开课成为健身行业每一个从业者都要应对的新挑战。祝贺透露,现在最关心的问题是,因为疫情的不可抗力,停业损失已经成了既定事实,人心千万不要散了。

同时,为切实减轻疫情对中小微企业生产经营的影响, 2月5日,北京市出台《关于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影响促进中小微企业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措施》,其中减免房租、停征部分行政事业性收费等方面的举措,给健身行业的发展减轻了负担。

祝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政策出台后,预计壹季体能会有六位数的负担减少,其余的经营亏损仍需依靠其他的手段支撑下去,只要坚持,相信一定都会好起来。”

静待花开

事实上,很多行业都期待着疫情后的恢复性消费,健身行业也是如此。一位健身教练自信满满地表示:“战胜病毒还是要靠锻炼提升身体的免疫力,大家肯定会在疫情后积极健身。”

不过,在健身行业的春天到来之前,能否撑下去已成为从业者共同面对的难题。

2月9日,健身行业SaaS领域融资金额最大、用户覆盖最多的机构三体云动传出裁员消息。部分三体云动员工陆续接到公司人事通知,因疫情导致公司资金周转困难,要求在被辞退和在家待岗中作出选择,前者赔偿0.5个月的工资作为生活补助,后者则按照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70%支付工资,社保、公积金停止缴纳。

在不少从业者看来,作为健身行业服务商,三体云动的动向或许是“春江水暖鸭先知”。

从当下来看,针对健身行业依赖线下会员这个疑难杂症,直播这剂药并不能药到病除,想要自救的健身行业也要根据自身的“体质”来进行剂量的把控。

壹季体能也希望形成有转化率的直播,顺应风向前行。按照祝贺的计划,除了线上课程开始尝试收费外,壹季体能已经和品牌、部分私立学校达成了合作,这周在线上的时候,在直播平台上会推出联名课程和品牌露出,也会有部分的收入。

在郭斌看来,健身需求本身具有很高的黏性,直播平台可以对接很多领域和关联产品,设置端口和互联网垂直电商结合在一起,打造新的消费场景和消费模式。“希望这些健身从业者不要只等待春天的到来,如今lululemon和安德玛这些运动品牌已经开始做直播课程,如果这种模式成为常态,那健身房往线上走的空间也就小了很多。”郭斌说。

责任编辑:刘波(P0264)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24小时热文排行

精彩推荐

加载中...

©奇点商业 让商业地产独立思考 iqidian.com

京ICP备1806448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