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eng_share_thumbnail
叮咚买菜上市筹资规模缩减七成 创始人回应上市目的并不是圈钱 ——凤凰网房产北京
生鲜是一个烧钱的行业,加上生鲜的时效性、后端供应链的匹配、区域性等诸多要求都非常高,所以这个行业虽然整体上现在竞争激烈,但是基本上还没有形成一种高效的盈利模式,要解决的问题非常多。 -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
//m.iqidian.com/news/dianshang/2021_06_30-54351082_0.html
北京
{{ifh_ad_material}}

叮咚买菜上市筹资规模缩减七成 创始人回应上市目的并不是圈钱

经济观察报 2021-06-30 18:54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郑淯心 6月29日晚,叮咚买菜将在美国纽交所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DDL”。叮咚买菜最新披露的招股书显示,发行规模为370.2万股美国存托股票(ADS),较最初公布的1400万股ADS缩减逾七成。

对此,叮咚买菜创始人兼CEO梁昌霖表示,公司从二级市场拿钱不是那么迫切,D和D 轮融了10.3亿美元,现金流充裕,二级市场要融多少钱对公司而言很灵活,“如果市场特别好,价格、价值可以挂钩的话,叮咚买菜多融一些;市场不是很好,价格低于应有的价值那就少融一些,上市目的并不是圈钱。”

上周每日优鲜上市破发,一位生鲜行业人士认为,叮咚买菜在IPO的时候降低了流动盘,把募资额减少后,可以让上市时刻的股价不至于严重破发,但他们迟早也需要定增或者配股。

筹资规模缩减了七成

上市前夕,叮咚买菜更新招股书大幅下调公开募资规模,对于融资的用途,叮咚买菜招股书显示,将有约50%的资金用于拓展市场,约30%用户增强上游采购能力,约10%用于对技术、供应链管理系统和一般资金用途。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指出,一般而言,上市公司IPO前,临时调整融资金额的增减原因有三点:一是资本市场大环境的冷暖变化,二是资本市场投资者对这家公司的前期勘察和评价,三是同类竞品公司在资本市场的表现。曹磊认为,叮咚买菜大幅降低融资目标的原因,与以上三点有关。

此外,他认为还有很重要的一个因素,阿里、美团、滴滴、拼多多等互联网巨头也纷纷下场参战,先后推出“美团优选”、“多多买菜”、“橙心优选”等更具性价比有竞争力的平台。这些社区团购平台有别于叮咚买菜、每日优鲜的前置仓模式,投入相对较轻,而且快速把规模做大的后起之秀给他们造成了很大的压力,而且还有巨头的输血。

每日优鲜直接破发也影响了叮咚买菜的筹资,曹磊指出,每日优鲜开盘大跌近20%,毫无疑问对叮咚买菜的IPO是一个利空的消息。因为两者既是此消彼长,也是“一条船上的蚂蚱”。就像2020年底,蚂蚁金服的IPO,被临时紧急叫停,看上去对京东数科(京东科技)是好事,实际,京东数科(京东科技)自身也撤销了,也受到了影响。因此,同为一个板块,一个行业都是利益共同体。

先选择规模

叮咚买菜创始人梁昌霖出身军营,退役后梁昌霖开始创业,由于在军校学习的是电子对抗专业,梁昌霖第一个项目锁定在计算机软件Easy Video Joiner&Splitter。这款软件让梁昌霖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2003年梁昌霖创办创立母婴社区丫丫网,产品是妈妈帮APP,服务于年轻宝妈。2016年,丫丫网被好未来集团收购。

丫丫网之后,梁昌霖创立了叮咚小区。叮咚小区成立后的四年里,梁昌霖尝试了七八种到家服务,但都以失败而告终。2014年叮咚小区推出送早餐服务,需求量大但客单价低、毛利过低;2015年推出干洗服务,客单价虽然上来了,但耐不住规模小、需求频次低;2016年开始推出代跑腿服务,商业化又成为难题。家政清洁、邻里团、送鲜花、小区兴趣班……在尝试了各种家庭生活服务方向之后,梁昌霖发现超过50%的跑腿业务都是代买果蔬,于是在2017年,他选定了家庭买菜,并将“叮咚小区”改名为“叮咚买菜”。

网经社“电数宝”电商大数据库显示,在2016年生鲜电商4000多家入局者中,只有4%持平,88%亏损,且剩下的7%还是巨额亏损,最终只有1%实现了盈利。每日优鲜、叮咚买菜也不例外,依旧处于亏损状态。

在2019年-2020年,叮咚买菜营业收入分别为38.801亿元、113.358亿元,净亏损分别为18.734亿元、31.769亿元。2021年一季度,叮咚买菜的净亏损为13.847亿元,而上年同期亏损额为2.445亿元。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鲍跃忠指出,前置仓模式、仓店一体模式及社区团购模式,一直是生鲜赛道上并驾齐驱的“三驾马车”。每日优鲜与叮咚买菜走的是同样“前置仓”模式。履约成本主要由仓库租金、配送员工资等要素构成。在社区零售赛道中,两者均采用前置仓模式。截至2021年3月31日,每日优鲜已在中国16个城市建立了631个前置仓;叮咚买菜已在29个城市建立了超过950个前置仓。

每日优鲜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履约成本分别为12.393亿元、18.330亿元、15.769亿元,占公司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4.9%、30.5%、25.7%。叮咚买菜的招股书则显示,2019年至2020年履约成本分别为19.369亿元、40.442亿元,占公司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9.9%、35.7%。

鲍跃忠提到,单纯靠前置仓恐怕难以支撑未来的健康发展,需要有前置仓嫁到店到家,形成系统化的模式规划,这个可能是未来一个必须要实现的一种系统化的模式路径。无论哪种模式,都可以看出生鲜电商比较重,从供应链、冷链仓库以及末端,加上扩张带来的成本上升都是这些电商寻求上市的重要因素。

行业人士表示,本质上在于生鲜是一个烧钱的行业,加上生鲜的时效性、后端供应链的匹配、区域性等诸多要求都非常高,所以这个行业虽然整体上现在竞争激烈,但是基本上还没有形成一种高效的盈利模式,要解决的问题非常多。

梁昌霖透露“上海市场,我们已经在盈亏平衡点上”,“只不过我们会进行控制,该赚钱还是扩大规模?我觉得要服务更多人的话,必须要先在规模上扩张”。

责任编辑:曾雪娇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一周热文排行

精彩推荐

©奇点商业 让商业地产独立思考 iqidian.com

京ICP备1806448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