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eng_share_thumbnail
从国安社区到国安家 中信国安迎来“至暗时刻”? ——凤凰网房产北京
国安城市旗下已经在不断关店的国安社区,近期又被曝线上业务关停。 -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
//m.iqidian.com/news/gongsi/2019_06_10-52106344_0.html
北京
{{ifh_ad_material}}

从国安社区到国安家 中信国安迎来“至暗时刻”?

凤凰网奇点商业 2019-06-10 17:50

国安城市旗下已经在不断关店的国安社区,近期又被曝线上业务关停。而国安城市的母公司中信国安集团,也正在经历着自己的“至暗时刻”。

“五一假期刚过,一名自称房东的人就找上门来,‘国安家’本应于4月30日付给他房租,但一周过去,还没有到账,被告知公司资金链出现问题。现在,他决定和‘国安家’解约,收回房子,让我赶紧搬走。”

租客李楠(化名)的经历并非个例。

近日,中信国安旗下“国安家”因拖欠房主租金,诸多租客均遭到房主逼迫搬家。而“国安家”同样未能履行自申请人实际搬离房屋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完成退款的承诺,部分租客至今未拿到应退余款。

资料显示,“国安家”为中信国安集团旗下中信国安城市发展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安城市”)的下属公司。

祸不单行,国安城市旗下已经在不断关店的国安社区,近期又被曝线上业务关停。

而国安城市的母公司中信国安集团,也正在经历着自己的“至暗时刻”。

没钱安家的“国安家”

“国安家”的症结说起来很简单,没钱,但钱从哪来,很难。

为什么会没钱?据此前报道,国安城市相关工作人员在回复“国安家”未按时偿付房租和退款等问题时表示,“公司的上级(总部或集团)确实出现了相关的资金问题,我们也在努力试图解决问题,但是‘国安家’公寓系统的资金都被公司上级部门抽走,我们下属的公司更是无权调配资金,所以我们目前不知道具体何时能解决上述问题。”

“无法安家”的问题指向了母公司中信国安债务危机的“大坑”。

据悉,目前,北京市住建委已介入处理此事。北京市住建委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类似事情,首先由属地房管部门进行处理,若属地相关部门处理不了,北京市住建委可介入处理。相关部门可对双方进行调解,若调解不成,则会动用行政措施促使当事企业退款。”

对此,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范辰律师认为,若“国安家”没有将收取的房租交给房东,导致房主逼着租客退房,则属于严重违约行为,已经涉嫌扰乱市场交易安全,租客及房主可向主管部门投诉或者提起诉讼。

水土不服的国安社区

国安旗下社区便利店品牌国安社区也面临“水土不服”的问题。

伴随着2019年北京冬天的寒潮,国安社区经历了一波“闭店潮”。

今年2月,国安社区 CEO 赵晨希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18 年国安社区北京关店 45-50 家,超过北京门店的 40%,现留有社区门店 75 家,校园店有 30 余家。当初只设想国安社区门店覆盖北京各个社区,对于店面选址,门店结构,摆放产品都没有仔细研究,选择位置不佳、内部构造不合理的会逐步关掉。”

而截至五月中旬,北京的国安社区在大众点评上显示的门店数量,只剩27家。

今年4月,时代周报获得的一份名为《关于恳请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协调解决中信国安集团有限公司重组过程中有关问题的函》的文件显示,中信国安已启动资产重组工作,且中信集团正就旗下中信国安集团流动性风险向中国银保监会请求协助。

简单而言,就是希望监管部门出面劝追债的金主爸爸们刀下留人,别一下把中信国安集团逼死了。

这无疑代表着中信国安已半公开承认了资金危机,并且已经自己无法解决。

中信国安几乎将所有借款渠道借了个遍。

截止2019年1月底,中信国安整体有息负债1558亿元,其中,银行借款824亿,保险公司借款余额125亿,此外包括债权、证券公司、信托公司、其他公司在内,皆有数十亿至百亿不等的债务。

更令人担忧的是,中信国安的造血能力远不如其融资能力。

2019年1月25日,中信国安发布2018年业绩预告,预计公司2018年全年净利润为18.00亿元—22.00亿元,上年同期为2.59亿元,同比增长593.99%—748.2%。

然而,营收的大增与业务增长完全没有关系。2018年,中信国安以21.72亿元转让中信国安盟固利动力科技有限公司31.80%的股权,正是这笔钱让其净利猛增。这意味着,除去这笔股权转让收益,中信国安2018年的净利几乎为零。

背靠中信集团这棵大树,中信国安集团本来应该不差钱,怎么会落得如此境地?

对此,凤凰网奇点商业欲采访中信国安相关负责人,但未能联系到。

在严跃进看来,中信国安最大问题就是靠资本推动业绩。一旦资金链出现问题,经营便难以为继。

有分析指出,中信国安的资金危机,是此前紧货币环境下,企业多元化战略失败的一个典型案例。完成混改后,中信国安依靠高负债、高杠杆模式快速扩张版图,使得集团负债由2014年的不到700亿元,迅速增至1600亿元左右,负债率连年高达80%,进而引发当前的债务危机。

特别是,中信国安前后7年投资200亿元的核心房地产项目“国安府”,因出现法律问题面临流产、无法变现,中信国安失去了重要的现金流来源。

尾声

2011年年初,北京国安队在接受采访时称,“比什么都别和中信国安比有钱,恒 大再有钱也只是我们的冰山一角。”

回头看,中信国安的好日子似乎就在昨天,坍塌也只在一夜之间。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句俗语在商业的逻辑中虽不全对,但在中信国安的身上,无论是集团的多元化业务还是国安社区的快速推进,盲目的扩张让自己吃下了苦果。

在资深地产人士、海淘网总裁薛建雄看来,企业风险管控能力很关键。“一些企业在前期盈利后盲目自信,什么行业都敢直投,最后因为不专业和风险管控能力不够严谨,多数项目出问题,企业日子就难过了。”

每个企业各有玩法,但一切商业模式也都要回到商业本质。如何满足消费者实际需求、形成真正的盈利能力、加强内部风险管控、避免盲目的快速扩张,仍是需要深入思考的议题。

总之,在国家调控的背景下,期待企业都能挤出泡沫,至少不要让更多的租户被“逼退”,不要让更多员工拿不到工资。

责任编辑:刘俏(P0266)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24小时热文排行

精彩推荐

加载中...

©奇点商业 让商业地产独立思考 iqidian.com

京ICP备1806448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