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eng_share_thumbnail
锐见|富贵鸟的花样“作死”之路:从年入30亿到取消上市地位 ——凤凰网房产北京
“县城男鞋杠把子”曾是富贵鸟被人熟知的slogan。高歌猛进时期,富贵鸟的销售网点已经辐射到全国大部分县市 -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
//m.iqidian.com/news/gongsi/2019_08_14-52251494_0.html
北京
{{ifh_ad_material}}

锐见|富贵鸟的花样“作死”之路:从年入30亿到取消上市地位

奇点商业资本论 2019-08-14 23:23

“县城男鞋杠把子”曾是富贵鸟被人熟知的slogan。

高歌猛进时期,富贵鸟的销售网点已经辐射到全国大部分县市。根据富贵鸟官方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6月30日,富贵鸟的零售网络覆盖全国31个省、自治区及直辖市,门店数量3127家,其中2879家零售门店由经销商及第三方零售商拥有并经营,余下248家门店为直营。

在当时,富贵鸟成为被山寨的重点对象,广东、浙江等地的皮鞋厂商仿冒富贵鸟,假货横生;后来,就连很多经销商都自立门户,靠模仿富贵鸟的设计起家。

遗憾的是,行业巨变、主流消费者更替,叱咤风云的富贵鸟如今都已面临危机。

图/富贵鸟门店来源/网络

8月12日,富贵鸟发布公告称,联交所于8月9日向公司发出函件,告知公司股票最后上市日期为2019年8月23日,而股份上市地位将于2019年8月26日上午九时起取消。而就此前,7月31日,富贵鸟还发出公告称,公司正在破产重整,将根据破产重整的进度安排复牌计划。
“现在正在寻求法律意见,并可能就取消上市地位决定提交上市覆核委员会作进一步及最终复核。”为此,奇点君致电富贵鸟投资者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
曾是一代鞋王的富贵鸟,为何落魄成现在的样子?

01 典型性闽系鞋企

富贵鸟的成长非常励志。

富贵鸟的前身是石狮市旅游纪念品厂,靠着仅有的4万块钱,林和平跟19个堂兄弟一起创立,在磕磕碰碰中坚持了5年,最终持股的只剩下以林和平为首的4个堂兄弟。

痛定思痛后,4个兄弟伙开始改变战略,致力于生产鞋类产品,并注册了“富贵鸟”商标。

1992年富贵鸟集团诞生,下辖福林鞋业、富贵鸟鞋业、富贵鸟服饰等8家全资子公司,业务涉及鞋业、服装、皮具等。从此之后富贵鸟进入了一个快速发展时期,在2014年,富贵鸟达到顶峰,年营收23.23亿元,净利润4.51亿元。

1998年至2012年期间,与同时期的鞋企一样,富贵鸟走上了发展的快车道。

图/富贵鸟工厂来源/网络

公司的皮鞋产品多次荣获“中国真皮鞋王”、“中国驰名商标”以及“最具市场竞争力品牌”等多项称号及奖项。这个时期,富贵鸟还请了中国国家队女排主教练陈忠和、明星陆毅作为品牌代言人,更加扩大了知名度。
根据行业报告,以2012年的零售收入计算,公司是全中国第三大品牌商务休闲鞋产品制造商及第六大品牌鞋产品制造商。

在吸收了福林鞋业并完成股份制重组之后,2013年12月,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赴港上市,林氏四兄弟持股占总股本的68.9%。

停牌前,富贵鸟股价报3.88港元/股,总市值51.89亿港元。

02 走下神坛之路

随着鞋服行业受到宏观经济及行业发展周期影响,加上电子商务迅速发展,线上销售对传统线下销售造成一定挤压,富贵鸟业务开始全面收缩。

纵观其财务数据,2011年至2014年,富贵鸟营业收入和净利润都增长强劲,营业收入分别为16.52亿元、19.32亿元、22.94亿元、23.2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54亿元、3.24亿元、4.44亿元、4.51亿元。

图/富贵鸟2011-2015年营业收入

来源/雪球APP

图/富贵鸟2011-2015年净利润

来源/雪球APP

从2015年开始,公司经营全面下滑,富贵鸟自2016年9月1日起公司股票停牌,富贵鸟称由于需要额外时间完成编制供载入中期业绩等,董事会延期及2016年中期业绩也延迟刊发,从此投资者陷入了漫漫复牌等待。

实际上,按照香 港交易所上市新规,富贵鸟从去年就因长期停牌收到“警告”,并预计如果到2019年7月31日公司还未达成经修订复牌条件、恢复股份买卖,香 港交易所将建议上市委员会开展取消公司的上市地位。

图/富贵鸟2014年业绩公布现场来源/网络

此前,富贵年停牌近3年。期间,富贵鸟营业额和利润“跌跌不休”:从近30亿的营业额跌至2017年中的不足5个亿;净利润在2016年净利减少超50%至1.95亿,2017年上半年,由盈转亏,并随后无更新。

业绩连年下滑,甚至出现净亏损,富贵鸟不得已开始向外借债。但富贵鸟的信用等级已一路由AA下调到CC。CC级表示“在破产或重组时可获得保护较小,基本不能保证偿还债务”。

但富贵鸟经营每况愈下,让其债券价格一度雪崩,去年3月1日,14富贵鸟深度下跌83.14%,次日再度下跌14.29%,3月5日和6日又分别下探12.53%和34.76%。仅仅四个交易日,该只100元票面价值的产品从每单位103.8元急挫至8.56元,而91.75%的累计跌幅,一举创造出中国资本市场史上最低价公司债产品纪录。

一大批公募基金,券商等机构投资者因债券暴跌而踩雷!

截至目前,富贵鸟的三只债券,其中16富贵01以及14富贵鸟两只债券都已实质违约。

03 奇葩事一箩筐

其实,遭受冲击的富贵鸟是试图求变的,上市之后在手中资金多了,富贵鸟自然想在主业之外增收,高杠杆的金融领域无一例外成为首选。

跨界金融领域

据公开报道,2015年10月,富贵鸟入股叮咚钱包,成为大股东。叮咚钱包运营主体是深圳中融资本投资有限公司,富贵鸟通过其旗下子公司间接持有中融资本80%股权。

公开信息显示,叮咚钱包2016年上线,累计成交量突破85亿,注册用户数超250万,产品期望年化回报率为6%-11%,100元起投。

在入股叮咚钱包前,富贵鸟还动用千万美元投了另外一家互金平台,叫“共赢社”。有意思的是,叮咚钱包的高管团队是共赢社的原班人马,共赢社自2017年4月24日发布最后一次还款公告后再无更新,平台已经停运。

子女放弃继承

另外,2017年去世的执行董事林国强,负责的则是富贵鸟的担保拆借。

现在富贵鸟有钱要不回来,有债还不上,货币资金流从2016年底的29亿元,降到2017年中20亿元,在近期的披露中,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富贵鸟的可用活期存款及流动资金不足1亿元。

图/林国强来源/网络

4月份即将到期的数亿元债券,富贵鸟几乎无力兑付。虽然生产经营照常,但公司名下土地、厂房、机器几乎都被抵押、变卖,其在石狮有两块地,已被当地政府对价3.83亿元收储。

2017年6月,富贵鸟的联合创始人林国强意外去世。

当年12月,林国强的子女更是当庭宣布放弃继承父亲所有财产,轰动商界。据悉,林国强在富贵鸟11起金融借款合同案件中做了担保人,涉及金额高达2.9亿元。而银行提出诉讼请求要求追究其配偶及子女作为第一顺位继承人在继承遗产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拿鞋子抵债

据媒体今年5月报道,根据富贵鸟的《偿债能力分析报告》,在清算假设条件下,富贵鸟的普通债权的清偿率2.5%,由此富贵鸟提出两种偿债方案,一种是货币资金受偿,另一种是购物代金券受偿。

货币资金受偿方式下,富贵鸟通过重组方式支付的货币资金受偿,该部分资产合计1.65亿元,在优先扣除尚未支付的破产费用和共益债务,清偿有财产担保债权(或有)及职工债权、税款债权的受偿金额后,余额4102.45万元用于清偿普通债权,普通债权清偿率仅约为1.11%,对于富贵鸟目前的债务规模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而在购物代金券受偿方式下,重组方承接富贵鸟6000万元债务后,向债权人交付可换购富贵鸟品牌商品的等值购物代金券面值合计6000万元,全部用于清偿普通债权,普通债权清偿率仅为1.63%。

这意味着手持面额100元富贵鸟债券的债权人仅能领到一张1.63元的代金券,并且还要在3年内到指定直营门店消费提货。

04 鞋企路在何方?

实际上,除富贵鸟外,近年来国内鞋业不断遭受冲击,百丽退市、千百度折戟,达芙妮和星期六业绩下滑等呈现出传统鞋履品牌不再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再加上消费方式升级、互联网的冲击、新兴品牌不断崛起,传统品牌都面临了品牌老化等问题,销售均受到一定的影响。

不可否认的是,新兴品牌在竞争成长,传统鞋履企业转型比较艰难,需要漫长的过程。

“从渠道来看,目前国内本土鞋业处于渠道过剩的状态。”行业专家58企服董事长朱凌波告诉奇点君,多数鞋服企业都快速拓展,店铺过多之后成本增加销量反而不上涨,互联网、微商等新渠道的崛起也在抢占消费者。另外,厂家定期生产、商品上市的模式,也容易造成品牌老化、消费结构老化。

鞋履品牌们转型的“突破口”究竟在哪里?有市场人士认为,要培育新的业务增长点和利润增长源。

首先,是渠道终端的调整。鞋企可通过多开购物店、集合大店、新的形象店等动作来提高单店业绩表现,提高店铺经营效率。

其次,是多元化发展。比如,进入新的业务领域或者市场,与体育、玩具、儿童产业相结合。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技术在革新。在制鞋新技术、新材料的应用上要有明显进步,在产品研发和设计水平上争取出现质的飞跃。

富贵鸟的衰落,是一众传统鞋履品牌的缩影。或许,永远不要忽视对市场的研究和产品打磨,才是鞋履品牌的自救求生之路。

责任编辑:龚婉玲(P0263)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24小时热文排行

精彩推荐

加载中...

©奇点商业 让商业地产独立思考 iqidian.com

京ICP备1806448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