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eng_share_thumbnail
样本观察 | HINI、埃博拉…当疫情爆发,看国外商业如何自救 ——凤凰网房产北京
-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
//m.iqidian.com/news/gongsi/2020_02_20-52592443_0.html
北京
{{ifh_ad_material}}

样本观察 | HINI、埃博拉…当疫情爆发,看国外商业如何自救

奇点商业资本论 2020-02-20 19:01

​当地时间1月30日晚八点半,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赛在日内瓦宣布,中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已经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该决定有效期为三个月,如疫情发生重大变化,总干事有权提早召开会议,解除紧急状态。

受此次疫情影响,短期内商业市场受到影响将较为显著:各类经济活动,特别是需要人际接触的活动,将受到较大限制并显著减少,从而不同程度上影响商业市场活跃度。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事件,不妨回顾下其他世界其他知名疫情,从其他的国家那里对比疫情对经济带来的冲击,或许一些举措值得借鉴。

2009年H1N1流感大流行

观察样本:墨西哥

自2007年生效的管理全球卫生应急措施的《国际卫生条例》以来,世卫组织共宣布过六次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前五次分别为:2009年的甲型H1N1流感;2014年的脊髓灰质炎疫情;2014年西非的埃博拉疫情;2015年-2016年的“寨卡”疫情;2018年开始的刚果(金)埃博拉疫情。

2009年甲型H1N1流感是一次由流感病毒新型变体所引发的全球性流行病疫情。3月底,该流感开始在墨西哥和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德克萨斯州爆发,并迅速蔓延至中国乃至全球,而其中最受影响的国家便是美国和墨西哥。

据新华网报道,受疫情影响,墨西哥内需低迷。首都墨西哥城商业服务旅游委员会的数据显示,墨西哥城的商业销售额同疫情暴发前相比下降了25%;由于政府勒令首都部分餐馆暂时歇业或缩短营业时间并严格控制用餐人数,墨西哥城餐饮业营业额一路滑坡,降幅达70%;墨西哥城商会的统计数据显示,近日在首都颁布的有关禁令使墨西哥城每天的损失高达5700万美元,相当于当地经济总量的三分之一。

2009年5月1日,以色列特拉维夫本-古里安国际机场当日对墨西哥返回的人员进行流感病毒检查。

同时,由于多国接连发出赴墨旅游警告并禁止同墨西哥的航班往来,约占墨西哥国内生产总值8%的旅游业受到严重影响。墨西哥金融集团分析人士说,由于流感疫情影响,墨西哥旅游业接待国外游客人数骤降,外汇收入也大大缩水。墨西哥还缩短或取消了一些大型游行和集会活动,而这些活动往日能为该国吸引几百万游客。在墨西哥首屈一指的旅游胜地坎昆,酒店订房率大幅下滑。坎昆酒店协会的数据显示,疫情已经导致酒店订房率下降了30%,而随着疫情的发展情况可能会变得更糟。

为了挽救市场,墨西哥政府通过减税补贴等手段,用来扶持小企业,促进商业恢复。

2009年5月5日,墨西哥财政部宣布实行总额为174亿比索(约合13亿美元)的减税措施。这一减税措施主要针对私营中小企业和旅游、交通等受流感疫情影响严重的行业。具体包括减免到港船只的税费;在今后两个月将私营企业每月为雇员缴纳的医疗保险下调20%;允许企业按月申领退税,以帮助中小企业获得流动性资金。2009年5月11日,墨西哥再次宣布对旅游、养猪等行业受损严重的企业提供150亿比索(约合11.36亿美元)的扶持资金。

此外,墨西哥政府还通过推行新的企业兼并和收购制度、促进东南部发展以平衡地区经济等举措来复苏经济。2009年6月,墨西哥各生产部门已经呈现出复苏迹象,其标志之一就是零售业的抬头:5月零售总额比4月微增0.5%。

为了挽救市场,墨西哥政府通过减税补贴等手段,用来扶持小企业,促进商业恢复。

2009年5月5日,墨西哥财政部宣布实行总额为174亿比索(约合13亿美元)的减税措施。这一减税措施主要针对私营中小企业和旅游、交通等受流感疫情影响严重的行业。具体包括减免到港船只的税费;在今后两个月将私营企业每月为雇员缴纳的医疗保险下调20%;允许企业按月申领退税,以帮助中小企业获得流动性资金。2009年5月11日,墨西哥再次宣布对旅游、养猪等行业受损严重的企业提供150亿比索(约合11.36亿美元)的扶持资金。

当地部分商场受冲击后,提倡从业人员在岗时应当佩戴防护口罩,与顾客交流时不摘下口罩。甚至一些有条件的大型商场,则确保经营场所内洗手设施运行正常,配备速干手消毒剂。一小部分商家则采取了关停等措施,希望在非常时期渡过难关。

2011年德国 EHEC疫情

观察样本:德国

2011年5至7月,德国出现肠出血性大肠杆菌(EHEC)疫情,疫情席卷整个德国,并蔓延到十几个欧美国家。截至当年6月底,全球共报告4137例感染病例,50例死亡。

德国疫情防护机制的核心是疫情溯源管理。为查明传染源,德国政府开发了相应的数据收集和处理系统。像EHEC感染疫情,先调查商家,然后看贸易商,再追查供应商,确定其名称、产品识别号、产品数量。调查发现,德国下萨克森的一家芽苗生产公司与疫情相关。该公司从2009年到2011年从埃及出口商购进豆芽菜种子。

德国农业部化验豆芽样品,初步排除是恶菌源头

尽管已确定EHEC被从西班牙进口的黄瓜带入德国,但消费者仍对本国生产的蔬菜保持怀疑。德国农民协会(DBV)主席松莱特纳称:如果购买数持续下跌,每天的经济损失将超过200万欧元。现在正值露天生菜和大棚黄瓜、番茄的收获季节,一些个体经营者面临破产危险。

德国的溯源管理制定于本世纪初,此前德国出现多起大规模食物中毒事件。以鸡蛋为例,现在德国超市销售的每一枚鸡蛋上都有一行红色数字,如2-DE-0508684,“2”代表圈养;“DE”表示德国出产;第三部分数字则代表母鸡所在的养鸡场、鸡舍或鸡笼的编号。这串数字意为:德国北威州某一家饲养场某一个鸡舍圈养母鸡的鸡蛋。

开展溯源调查期间,德国各大病毒研究所配合进行可疑批次芽苗种子的微生物学等分析,有利于确定菌种血清类型。罗伯特·科赫研究所牵头收集各种治疗信息,并提供给各医疗部门。

德国疫情防护机制还突出开放性。在应对EHEC疫情过程中,德国政府第一时间聚集各方资源,与欧盟和美国疾控中心等机构协同收集病例,研究病毒来源和治疗手段。德国把疫情信息及时公布在网站上,引导公众进行预防。

德国的溯源管理制定于本世纪初,此前德国出现多起大规模食物中毒事件。以鸡蛋为例,现在德国超市销售的每一枚鸡蛋上都有一行红色数字,如2-DE-0508684,“2”代表圈养;“DE”表示德国出产;第三部分数字则代表母鸡所在的养鸡场、鸡舍或鸡笼的编号。这串数字意为:德国北威州某一家饲养场某一个鸡舍圈养母鸡的鸡蛋。

为了有效应对疫情,德国商场全面禁止进口和销售带有EHEC病毒的食品,部分商场进行了及时的消毒等工作,尽量减少EHEC的滋生环境。同时,一些疫情严重的商场还进行了短暂的关停等工作,全国上下尽最大努力减少疫情的蔓延。

2014年西非埃博拉疫情

观察样本:西非三国

据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信息,SARS(非典型肺炎)患者的平均死亡率为9.6%左右,而埃博拉病毒病病死率高达90%。针对埃博拉病毒病例,尚无特效药、也没有疫苗。开始于2014年2月的疫情在感染人数、死亡人数、影响范围和蔓延速度等方面均为历史上最为严重的一次。

2014年2月,埃博拉病毒第一次爆发于几内亚境内发生。随后波及利比里亚、塞拉利昂、尼日利亚、塞内加尔、美国、西班牙、马里七国,并首次超出边远的丛林村庄,蔓延至人口密集的大城市。

2014年9月5日,利比里亚首都蒙罗维亚,8岁的男孩James Dorbor被医疗队送往治疗中心 摄影:Daniel Berehulak

2014年8月26日非洲开发银行总裁唐纳德·卡贝鲁卡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埃博拉病毒爆发导致了非洲西部地区经济遭受了巨大的损失。由于外资撤离、商业项目取消,预计西非经济将骤降4%。

2014年10月8日,世界银行公布报告称,根据预测,随后两年时间内由埃博拉疫情引发的经济损失将高达320亿美元。报道指出,利比里亚、塞拉利昂和几内亚三国已经由于疫情爆发而蒙受了严重的经济损失。据统计,农业带来的经济价值分别占到三国GDP总量的39%、57%和20%,此外,西非地区铁矿和金矿丰富,西方国家很多矿业集团都在西非设立了分公司,但由于利比里亚当地已有2000多人因感染埃博拉病毒丧生,为防止扩散,除几条重要的边境通道外,其他通道都已被政府关闭,矿产资源的贸易往来被迫大幅减少。

在传染性疾病面前,人类是没有国家和种族的区别的。在经济欠发达、资源匮乏和医疗水平落后的西非地区,各国提供的经济与物资援助、医疗机构与基础设施的援建,对埃博拉病毒的监测、诊断和防控发挥了巨大作用。

我国就曾向西非国家抗击埃博拉病毒提供了四轮援助,派遣了大量的中国防疫专家和医护人员,提供了数亿的急需物资和现汇援助。多个国家的救援机构和国际组织加入了此次救援行动,包括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欧洲联盟委员会和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等单位;除此之外,另有无国界医生、红十字与红新月会、善普施等人道机构积极参与以图减缓疫情。

2014年5月5日,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宣布将防控脊髓灰质炎疫情升级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2015年WHO宣布2型野生脊灰病毒已经被消灭;2019年10月24日,WHO再次传来3型野生脊灰病毒被消灭的好消息,野生型脊灰病毒仅剩1型仍在传播。

虽说各个国家没有公布由该病导致的经济损失,但是如果儿童大面积传染发病,瘫痪甚至死亡,那么将对多个家庭造成重大影响和负担,进而对国家造成重大的间接经济损失。对于部分商场而言,更是如此,作为人流密集的区域,如果爆发儿童大面积传染发病,将直接面临被停业整顿,灭菌消毒,甚至被迫接管等措施。

2014年野生型脊髓灰质炎病毒疫情

观察样本:东非

脊髓灰质炎(简称脊灰),俗称小儿麻痹症,是由脊髓灰质炎病毒引发的严重危害人类健康的急性传染病。患者多为1至6岁儿童,感染后可在数小时内引起肢体不对称弛缓性麻痹并留下瘫痪后遗症,甚至死亡。

全球消除脊灰行动自1988年开展以来,1988 年至 2013 年期间该病发病率下降了达 99% 之多。全世界大多数国家和地区停止了脊灰传播。

但 2013 年 -2014 年期间,研究人员发现全球范围内野生型脊髓灰质炎病毒(WPV)感染病例激增达 86%,该数据令人堪忧。据报道,2013 年感染热潮中发现,巴基斯坦 WPV 感染病例增加了 60%,之后 WPV 感染蔓延至 5 个之前已宣布根除脊髓灰质炎的国家。截至 2014 年 5 月 20 日,全球共报道了 82 例 WPV 感染病例,2013 年同期病例数仅为 34 例。

世卫组织总干事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博士正在观察巴基斯坦的一名婴儿接种脊髓灰质炎疫苗

2014年5月5日,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宣布将防控脊髓灰质炎疫情升级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2015年WHO宣布2型野生脊灰病毒已经被消灭;2019年10月24日,WHO再次传来3型野生脊灰病毒被消灭的好消息,野生型脊灰病毒仅剩1型仍在传播。

虽说各个国家没有公布由该病导致的经济损失,但是如果儿童大面积传染发病,瘫痪甚至死亡,那么将对多个家庭造成重大影响和负担,进而对国家造成重大的间接经济损失。

2015年韩国MERS

观察样本:韩国

中东呼吸综合学名MERS。2012年6月,首例MERS病例出现于沙特阿拉伯,并在随后数年持续传播,于2014年爆发,当年共计649例病例。截至2015年5月10日,沙特确诊MERS病例累计976例,其中死亡376例,中东地区总计1090例。

自2015年5月20日韩国确诊第一例MERS患者后,疫情在韩国迅速扩散,韩国感染人数很快增长并超过位于中东的阿联酋而成为世界第二大MERS发病国,仅次于2012年4月首次MERS病例发源地——沙特阿拉伯。韩国保健当局对密切接触患者的人员采取了隔离措施或下达了隔离要求,单日被隔离数在2015年6月18日前不断增加,此后逐渐下降,7月4日后未再出现新的MERS患者,7月28日韩国政府表示MERS疫情事实上已经结束(依据WHO标准,12月23日MERS结束)。至此,韩国境内共计出现186例确诊案例,死亡人数为38人。

韩国MERS期间工作人员进行消毒处理

从GDP的增长来看,疫情对韩国2015年第二季度GDP整体造成一定冲击,但随着7月份之后疫情得到控制,经济增长随即增长向好。根据韩国现代经济研究院的统计数据,MERS疫情导致2015年韩国GDP比预期值低0.2%-0.3%。

从消费来看,在5月20日韩国出现首例MERS传染者之后十天里,韩国电子购物网站Auction拍卖网上,口罩销量增长了709%,洗手液增长了147%;食品销量也同比大幅增加,金枪鱼罐头销量增加了60%,猪肉增加了97%,牛肉增加了79%,快餐、盒饭的销量分别增加了100%和50%,但在6月份后明显出现下滑,但政府购买增加,主要是医疗设施购买增加所致。

从消费来看,在5月20日韩国出现首例MERS传染者之后十天里,韩国电子购物网站Auction拍卖网上,口罩销量增长了709%,洗手液增长了147%;食品销量也同比大幅增加,金枪鱼罐头销量增加了60%,猪肉增加了97%,牛肉增加了79%,快餐、盒饭的销量分别增加了100%和50%,但在6月份后明显出现下滑,但政府购买增加,主要是医疗设施购买增加所致。

在商业方面,韩国商家则是在“打折”上作战,打造“韩版”黑五购物节刺激消费,并将往年的冬季打折季提前到8月举行,通过旅游业的回暖吸引游客消费。如乐天百货店推出了连续3个月,不断进行“超大型出场打折活动”,并用了足球场2个大的KINTEX卖场进行出场甩卖,在服装和杂货、电子产品和家具之外,连甜品卖场也加入活动,还将举行小型演唱会。

2016年“寨卡”疫情

观察样本:巴西

2016年巴西奥运会引起了全球的关注,而寨卡病毒的爆发也令人毛骨悚然。寨卡病毒1947年在乌干达被发现。寨卡主要通过蚊虫叮咬传播,其它传播途径还包括血液传播、母婴传播和性传播。此前,最大的一次疫情爆发有185人感染,直到2016年疫情在巴西爆发。

寨卡疫情最可怕的地方在于传播范围极广,南美洲、北美洲、亚洲、欧洲、大洋洲多个国家无一幸免,都出现了感染情况及死亡病例。寨卡疫情最为严重的国家是巴西。自2015年5月确诊第一例寨卡病毒感染病例后,疫情迅速蔓延,短短8个月内有150万人感染。

2016年初的巴西正面临严重的经济衰退。从2014年年中开始,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暴跌,以能源为支柱的巴西经济增速大幅放缓。根据世界银行公布的数据,2015年巴西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下降3.55%,创下1982年以来最低增速。

2016年2月,巴西累西腓一名市政工作人员在街道喷洒杀虫剂灭蚊。(路透社)

本来,巴西对2016年的期待非常高,因为这一年8月奥运会将在里约热内卢举办,巴西希望藉着奥林匹克的东风,抓一把发展的红利,但寨卡的肆虐给巴西经济蒙上了阴影。2016年一季度,巴西报告寨卡疑似病例共91387例,到了5月中旬疑似病例已超过13万例。

为了抗击疫情,巴西国内积极行动防疫,通过全民灭蚊、研制疫苗、全面消毒等方式,力保奥运会顺利进行。奥运会结束后,2016年9月,世卫组织对寨卡病毒流行情况的评估结果显示,巴西奥运会期间没有出现一例实验室确诊的寨卡病毒感染病例。

据世界银行统计, 巴西是旅游大国,疫情似乎并未阻碍全球游客访问巴西和观看奥运的热情。据巴西旅游部的数据,2016年外国人到巴西旅游人数达到近660万人次,比2015年增长4.8%,超过了2014年举办世界杯当年吸引的外国游客人次,创下新的历史纪录。

本来,巴西对2016年的期待非常高,因为这一年8月奥运会将在里约热内卢举办,巴西希望藉着奥林匹克的东风,抓一把发展的红利,但寨卡的肆虐给巴西经济蒙上了阴影。2016年一季度,巴西报告寨卡疑似病例共91387例,到了5月中旬疑似病例已超过13万例。

为了抗击疫情,一些重要城市的大中型商场也开始进行每日消毒等严格防范工作,确保商场地面无污水,下水道口应当每天清洁、除垢、消毒,以及公共卫生间的无积污、无蝇蛆、无异味。同时部分街区关闭了酒吧、舞厅、电影院等人员密集的娱乐区域,尽量减少人群不必要的接触。

奥运会结束后,2016年9月,世卫组织对寨卡病毒流行情况的评估结果显示,巴西奥运会期间没有出现一例实验室确诊的寨卡病毒感染病例。据世界银行统计,巴西是旅游大国,疫情似乎并未阻碍全球游客访问巴西和观看奥运的热情。据巴西旅游部的数据,2016年外国人到巴西旅游人数达到近660万人次,比2015年增长4.8%,超过了2014年举办世界杯当年吸引的外国游客人次,创下新的历史纪录。

结 语

不难发现,疫情灾害对当地乃至全球的经济及卫生影响极大。但当疫情结束,被压抑和束缚了近两个月的正常生活、社交、娱乐的欲望和需求在内心蠢蠢欲动,迟早会有爆发的一天。

如何正确激发和引导、充分满足后疫情期的消费需求,同时做好商场全方位的“安保”措施,彻底打消顾客对疾病的顾虑,这是接下来所有商场需要潜心钻研的新课题和发力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24小时热文排行

精彩推荐

加载中...

©奇点商业 让商业地产独立思考 iqidian.com

京ICP备1806448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