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eng_share_thumbnail
良品铺子供应商中出现已注销公司 占用土地被判赔8万元 ——凤凰网房产北京
-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
//m.iqidian.com/news/gongsi/2020_09_19-53202745_0.html
北京
{{ifh_ad_material}}

良品铺子供应商中出现已注销公司 占用土地被判赔8万元

中访网财经 2020-09-19 11:30

疫情期间“云”敲钟的良品铺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良品铺子”),前段时间交出了登陆资本市场以来的第一份半年报。数据显示,上半年良品铺子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02%,净利润同比下降17.56%,对于地处疫情中心的良品铺子来说,这份半年报还算拿得出手。然而,在这背后,却难掩良品铺子增收不增利的尴尬现状。

此外,9月17日披露的一则诉讼显示,良品铺子在土地上有些纠纷,因占用土地而被判赔付8万元。而以贴牌代工模式发家的轨迹中,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还发现良品铺子在食品安全上仍有较长的路要走,不仅供应商屡屡因食安问题被处罚,甚至还有已注销的公司连续成为前五大供应商。贴牌模式下,良品铺子如何打造好“高端零食第一股”?

销售费用挤压利润空间

2016-2019年,良品铺子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2.89亿元、54.24亿元、63.78亿元、77.15亿元,2017-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26.45%、17.58%、20.97%;同期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9895.55万元、3843.36万元、23853.99万元、34035.41万元,2017-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61.16%、520.65%、42.68%。

2020年上半年,良品铺子实现营业收入36.1亿元,相比于上年同期增长3.0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092.03万元,同比下降17.56%。

数据可见,2020年上半年,良品铺子受疫情影响,营收小幅增长,净利润有所下滑。但在此之前,其营收虽稳步增长,但净利润起伏较大。

此外,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发现,良品铺子一定程度上对政府补助有所依赖。2016-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良品铺子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分别为2421.89万元、2406.97万元、829.88万元、6616.19万元、2602.12万元,分别占当期净利润的24.47%、62.63%、3.48%、19.44%、16.17%。其中,大部分情况下,政府补助约支撑良品铺子四分之一的净利润。

除政府补助的问题外,良品铺子另一问题是增收不增利,在营业收入规模已超过50亿元的情况下,其净利润不达5亿元。究其原因,或与良品铺子的毛利率较低有关。

2016-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良品铺子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2.88%、29.52%、31.3%、32.15%、30.9%,低于同行业上市公司均值。

在毛利率较低的基础上,良品铺子常年高企的销售费用进一步挤压其利润空间。2016-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良品铺子的销售费用分别为9.52亿元、10.55亿元、12.4亿元、15.81亿元、7.41亿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22.19%、19.46%、19.45%、20.5%、20.53%。

因占用土地被判赔付8万元

梳理得知,良品铺子的毛利率较低与其经营模式有关。不同于三只松鼠专注于线上,来伊份专注于线下,良品铺子线上线下齐发力。线下通过直营门店及加盟门店拓展业务,线上发力各电商平台。这其中,毛利率最高的为直营零售业务,而电子商务和加盟业务的毛利率则较低。

2019年,良品铺子直营零售业务的毛利率为52.36%,而加盟批发业务和加盟辅助管理的毛利率分别为21.99%、16.15%,电子商务业务的毛利率为29.11%。近年来,良品铺子的加盟门店数量快速增长,2016-2019年,良品铺子的加盟门店数量分别为1263家、1358家、1388家、1698家。随着加盟门店的增长,进一步限制了良品铺子的整体毛利率。

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发现,良品铺子直营门店毛利率虽高,却也有一些隐忧。截至2019年7月31日,良品铺子及子公司承租的736处共计6.01万平方米用于直营门店经营的物业中,有98处共计6513.3平方米的承租物业出租方未能提供有效的房产权属证书或其他瑕疵。其中,还包括承租物业为临时建筑或土地未办理有偿使用手续的情形。

除承租物业存在瑕疵外,9月17日裁判文书网披露的一则诉讼,显示了良品铺子还存在其他土地上的麻烦。(2020)鄂01民终6646号文书显示,宏宇实业集团曾与良品铺子公司签订《关于良品铺子占用场地的协议》,协议约定良品铺子在武汉市东西湖区金银湖建设办公楼,占用宏宇实业集团土地用来堆积土方,占用面积达15亩,双方达成口头协议:良品铺子每月支付场地使用费12000元,2017年3月1日至2017年7月31日共支付人民币6万元,到期后由负责场地清运及平整后归还给甲方。

此后双方再次协商,就场地占用事宜达成以下协议:1、良品铺子向宏宇实业集团支付2017年8月1日至2018年8月31日土地占用费6万元,并于2018年7月14日前支付该款项。2、良品铺子应在2018年9月1日前将堆积在甲方场地上的土方清理干净,并平整土地。3、从2018年9月1日起,良品铺子每延期一个月退场,需支付月场地占用费2万元,如宏宇实业集团对场地有其他安排,可强行清理,且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清理费用由良品铺子承担。

此后,良品铺子没有按期退场,这场由土地闹出的“口角”最终以宏宇实业集团将良品铺子诉至“公堂”为结局,良品铺子因延期占用土地,被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支付土地占用费8万元。

前五大供应商中有已注销公司

经营策略上采用生产外包的贴牌代工模式的良品铺子,面临极具挑战的一方面便来自代工厂的质量把控,虽打着“高端化”的旗号,却因质量问题多次被处罚。

据招股书,2017年3月21日,因子公司良品工业委托两家供应商加工生产的产品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食品,湖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其下发了(鄂)食药监食罚[2017]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罚款金额合计64.28万元。

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发现,良品铺子代工厂食品安全问题堪忧。上市后,良品铺子的年报及半年报均未披露前五大供应商,因此只能从招股书中窥见一二。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福建爱乡亲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建爱乡亲”)分别为良品铺子的第二及第三大供应商。

然而,仅2019年,福建爱乡亲就有两起行政处罚。2019年6月18日,福建爱乡亲因网络上宣传的商品成分与实际情况不符的行为被晋江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1350元;2019年11月10日,福建爱乡亲因生产经营过氧化值(以脂肪计)不符合食品安全国家标准的酸奶活面包(酸奶味馅)、乳酪面包(乳酪味馅)、肉松条的行为,被晋江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164125元并没收违法所得2685元。

就在今年3月21日,福建爱乡亲又因食品安全问题被处罚,因生产经营过氧化值(以脂肪计)不符合食品安全国家标准的肉松饼,被东石镇市场监督管理所罚款70000元并没收违法所得1350元。

值得注意的是, 2019年上半年,良品铺子的第四大供应商湖北小胡鸭商贸有限公司早于2017年就已核准注销,一家已注销的公司为何能还能成为供应商?

此外,2017-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一直蝉联良品铺子第一大供应商宝座的上海顶誉食品有限公司,在2016年也曾因食品安全问题被处罚过。

贴牌模式下,良品铺子想走高端零食路线恐要在质量把控上多花些心思。

内容来源:凤凰财经

文/诸六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24小时热文排行

精彩推荐

加载中...

©奇点商业 让商业地产独立思考 iqidian.com

京ICP备1806448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