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eng_share_thumbnail
“六亲不认”的古井贡开始“认亲”,是“败局”还是“妙局”? ——凤凰网房产北京
在白酒江湖,一说到“六亲不认”,川酒“老大”五粮液肯定会被千夫所指,尤其近期闹得满城风雨的“二选一”风波,确实让其有点下不来台。实际上,且不谈一个巴掌拍不响,国窖1573咄咄逼人的姿态,是孰可忍孰不可忍,即使国窖1573无“越轨”之举,五粮 -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
//m.iqidian.com/news/gongsi/2021_01_17-53740779_0.html
北京
{{ifh_ad_material}}

“六亲不认”的古井贡开始“认亲”,是“败局”还是“妙局”?

中访网财经 2021-01-17 12:30

在白酒江湖,一说到“六亲不认”,川酒“老大”五粮液肯定会被千夫所指,尤其近期闹得满城风雨的“二选一”风波,确实让其有点下不来台。

实际上,且不谈一个巴掌拍不响,国窖1573咄咄逼人的姿态,是孰可忍孰不可忍,即使国窖1573无“越轨”之举,五粮液的“狠心”,相对于徽酒“老大”古井贡,已算是如大海般宽阔的胸怀了。

这一点,问问同为徽酒“四杰”的口子窖、迎驾贡、金种子,可能最深有感触,因为用赶尽杀绝来形容古井贡的“黑手”毫不过分。

但是,1月10日,“六亲不认”的古井贡,却开始“认亲”明光酒业,这到底图啥?这会是200亿古井贡的“败局”?

1

明光+黄鹤楼+古井贡,冲动的惩罚?

东不入皖,西不入川!

与川酒一样拥有4家上市企业的徽酒,也是一代人的记忆。

其中1963年后连续四届被评为国家名酒的光环,更是让徽酒“老大”古井贡,拥有与五粮液一样的地位。

可惜的是,徽酒与川酒在市场化大道上,走上了不一样的路径,凭借靠近沿海的优势,徽酒的营销名扬天下,而埋头苦干的川酒,则是品质名扬天下。

种瓜得瓜,种豆行豆。

靠匠心立身的川酒,培育了五粮液、泸州老窖、郎酒、剑南春、水井坊、舍得等“六朵金花”为主的全国性名酒品牌,产能离控股全国仅一步之遥,而以营销扬名的徽酒,则除了向双百亿挺进的古井贡,尚能在名酒的阵营中厮杀血拼,口子窖、迎驾贡、金种子等曾经的品牌名酒,已如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了。

或许是古井贡作为徽酒“老大”的使命所系,在振兴徽酒的征程中,古井贡率先向全国出击,其中尤以其联姻两届全国名酒得主黄鹤楼的案例最为著名。

2016年4月,古进贡与武汉天龙黄鹤楼酒业,正式签署股权收购协议,古井贡以8.16亿元收购黄鹤楼酒业51%的股权,同时,古井贡对黄鹤楼的业绩进行承诺,即:2017—2021年营收(含税)分别达到8.05亿、10.06亿、13.08亿、17.01亿、20.41亿,2018—2021的收入增速分别为24.97%、30.02%、30.05%、20%。

同时规定,一年没有完成营收及利润的要求,古井贡按现金补足,连续两年没有完成,则转让方及黄鹤楼的原股东,有权按原价收回当初出售的股权。

这样的豪赌并购,是梁金辉眼光与气魄的英明果断,还是自以为是的愚蠢之举,尚不能下定论。

据了解,黄鹤楼是南派清香的代表,虽是湖北酒中唯一获得中国名酒称号的品牌,但在省内外的影响力,却远远不如稻花香、劲酒、白云边等鄂酒品牌。

在2017—2019年,加盟古井贡后,黄鹤楼凭借强大的营销助力和白酒调整后的黄金期,完成了业绩承诺。

2020年,黄鹤楼要想达到约定的17.01亿营收、1.87亿净利润,已几无可能,届时,梁金辉只能老老实实地用古井贡的血汗钱,来填这个窟窿。

另外,2021年,古井贡还能不能完成对黄鹤楼的承诺业绩,恐怕只有云知道,但品牌集中化越来越强烈的“存量竞争”大潮下,黄鹤楼想“翻身”恐难于登天。

可迷之自信的梁金辉,为了彰显自己所谓高瞻远瞩的战略眼光,不仅不思悔改调整战略,还以“一条道走到黑”的勇气,来回应外界的质疑。

其中再次出手收购已经奄奄一息的明光酒业,已经充分说明:为了面子,连地球都难以阻挡梁金辉的冲动了。

可能,梁金辉学习的是汾酒的竹叶青计划,可被想像出来的明光绿豆香型健康白酒,又怎么和与汾酒齐名的竹叶青品牌相比呢?

2

背上“包袱”,也要将“兄弟们”赶尽杀绝?

收购黄鹤楼,梁金辉的盘算是此完成全国化,“认亲”明光,恐是古井贡多元化战略的体现。

但是,在清香日益边缘化的今天,黄鹤楼正成为古井贡发展的“包袱”,明光也会走入这样的“窘境”吗?

藏獒说酒认为,明光至少可以成为古井贡的基酒生产基地,但会更加加剧徽酒“大本营”市场的竞争强度。

众所周知,在渠道战略上,古井贡在省内采用与洋河类似的深度分销模式,在省外则采用大商制,这种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与徽酒“老二”口子窖固化的大商制针尖对麦芒,最后是打得口子窖丢盔弃甲,而迎驾恭、金种子更是被吓得蜷缩在区域市场不敢迎战。

照道理,其他本土兄弟已认输,古井贡就应该向外埠蚕食市场,毕竟“窝里横”赢不了尊重,也矮化自身形象。

可古井贡不这样想,其“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的策略,在追杀本土品牌的战斗中,运用得淋漓尽致。

以创造柔和品类的金种子为例,1998年,改革成功的金种子顺利上市,并于当年突破营收12亿元。此时,古井贡营收才8亿元。

2009年,金种子市值涨幅雄踞全国食品饮料板块第一名。

2012年,金种子营收达22.94亿元,在所有上市公司中位列第11名,净利润5.61亿元,位列第8名。

可2019年,在新任董事长贾光明“火线”履新时,金种子营收只剩下可怜的9.14亿元,同比下降30.46%。

2020年,金种子虽然推出了“浓酱芝,一口三香,更柔更香”的馥合香馫品类,并大胆提出了5年50亿的发展战略,但仍难以抵挡古井贡的市场侵略。

据市场调查,金种子的“家门口”市场阜阳,是安徽出了名的白酒大市,其中,“麻雀都能喝二两”的戏谑,就是最真实的写照。

而阜阳接近40亿的酒水消费市场中,金种子已被打得只能到郊县和乡镇市场谋求发展,古井贡在高中低端产品中,全面攻占了阜阳。

这也就是1月6日,金种子酒业CP汇通达网络股份有限公司的核心原因。因为,汇通达定位的就是立足农村市场的产业互联网平台。

可见,六亲不认的古井贡,真的已经把金种子逼到了“墙角”,只能去老少边穷的农村,开辟革命根据地了,而至于能否实现农村包围城市,最后武装夺取政权,那就要看造化了。

对于向本土“兄弟”下死手的古井贡,您怎么看?古井贡“认亲”明光,是“败局”还是“妙局”,我们留言共勉。

内容来源: 藏獒说酒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一周热文排行

精彩推荐

©奇点商业 让商业地产独立思考 iqidian.com

京ICP备1806448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