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eng_share_thumbnail
蓝月亮陷亏损迷局,实控人却登上加拿大富豪榜 ——凤凰网房产北京
十年陪跑蓝月亮,终获数十倍回报,高瓴资本和蓝月亮不得不说的故事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甚广。可是这段佳话却在近日遭遇了打脸。8月25日,蓝月亮集团公布2021年度中期业绩。对比2020年同期,蓝月亮的营收和毛利率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但是降幅最大的还 -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
//m.iqidian.com/news/gongsi/2021_10_14-54751932_0.html
北京
{{ifh_ad_material}}

蓝月亮陷亏损迷局,实控人却登上加拿大富豪榜

中访网财经 2021-10-14 11:30

十年陪跑蓝月亮,终获数十倍回报,高瓴资本和蓝月亮不得不说的故事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甚广。可是这段佳话却在近日遭遇了打脸。8月25日,蓝月亮集团公布2021年度中期业绩。对比2020年同期,蓝月亮的营收和毛利率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但是降幅最大的还是净利润,直接由盈利2.76亿人民币“跳水”至亏损3655.9万人民币。业绩大变脸不仅让股价跳水,也让钟情蓝月亮的高瓴资本损失惨重。投资神话的破灭,让人们重新审视起“洗衣液一哥”蓝月亮。

作为毫无疑问的行业龙头,为何会出现如此罕见巨亏,蓝月亮在其7月份发布的盈利预警中给出以下原因:

一、市场上出现过剩的低价产品,为统一产品在市场上的定价,蓝月亮向客户提供若干折扣,该类对2021年上半年的毛利率造成了约9%的负面影响;

二、原材料成本与2020年上半年的成本相比有所增加;

三、2020年退回的“至尊”品牌产品与其他产品捆绑销售并以折扣价出售,对2021年上半年的毛利率产生了1%的负面影响;

四、蓝月亮自2020年第4季度以来一直在发展的洗衣业务所产生的亏损约为6700万港元。

然而,成本上涨和价格管理失控只是一时的问题,营收单一缺乏创新,销售渠道管理混乱才是长期困扰蓝月亮的顽疾。

在产品创新赛道上,蓝月亮一开始就从洗手液切入洗衣液,跳过洗衣粉,吃到了国内的第一只螃蟹,可一条洗衣液的路走到底,错过了洗衣凝珠。洗衣凝珠自2016年在中国兴起并快速增长,借助社交平台的运营,迅速占领了年轻一代消费群体。2020年洗衣凝珠在阿里平台的销售额将近13.7亿元,同比增速超过132%,已成为阿里平台上衣物清洁产品中增速最快的品类。

但蓝月亮对此无动于衷,至今未切入洗衣凝珠赛道,专注于研发高端浓缩洗衣液“至尊”系列。然而“至尊”系列却令人失望,蓝月亮招股书显示,仅2020年,“至尊”系列滞销货值就达到了1.498亿港币,而这些滞销的高端产品降价出售直接影响了2021年中报的毛利率。

销售渠道方面,蓝月亮面临着线上“以价换量”,线下不断萎缩的两难境地。2021年中报显示,蓝月亮线上销售渠道实现营收16.4亿港元,结构比重69.6%,去年同期则为58.8%;线下分销商渠道实现营收5.44亿港元,结构比重为23.1%,去年同期则为33.5%。2015年蓝月亮从家乐福、大润发、欧尚等卖场、商超等组成的大型连锁终端撤出,一边自建线下体验店“月亮小屋”,一边布局线上渠道。然而,实体店运营成本高加之日化用品线下渠道消费比重高,蓝月亮不得不重回商超赛道。公开数据显示,2017-2020年蓝月亮销售人员由10432人缩减至4582人,缩减幅度近60%。销售人员的削减,对应着蓝月亮线下渠道增长乏力,2020年上半年开始出现负增长,一直到2021年上半年,线下渠道营收同比下降33.3%。而蓝月亮的线上渠道同样不好过,在今年大火的社区团购平台上,蓝月亮洗衣液的价格已经接近甚至追平其出厂价,蓝月亮在这些渠道销量增长的同时,难免会影响到利润水平。

蓝月亮跌落神坛的同时,其实控人的国籍问题也成为了大众争议的焦点。在外界看来,蓝月亮的老板一直是罗秋平,身为蓝月亮执行董事、行政总裁,在各大社交场上罗秋平就是蓝月亮的代言人。而实际上罗秋平并无持股,他的老婆潘东才是公司的实控人,并担任蓝月亮董事会主席。

蓝月亮的股权架构图显示,蓝月亮集团目前由ZED与Van Group Limited控股。而ZED与Van Group Limited的背后,正是潘东。

然而,蓝月亮一开始并不是由潘东控制的,创始人是其丈夫罗秋平和公公罗文贵。从蓝月亮创立之初,罗秋平就注册了境外公司控股,并通过胞弟、父亲进行资本腾挪。

1994年,广州蓝月亮实业有限公司成立,与此同时,罗秋平在香港注册了一家境外控股公司,自己持股90%,胞弟持股10%。

2001年9月8日,罗秋平及潘东向ZED转让蓝月亮的9,999股股份,潘东仅持有剩余的一股股份,而ZED正是由罗秋平父亲罗文贵创立。

2007年,蓝月亮在开曼群岛注册蓝月亮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即日后的Blue Moon BVI,为ZED的全资子公司,ZED的全部股本由潘东持有。

2010年11月20日,ZED按面值以代价100美元將10,000股每股面值0.01美元的普通股,转让给全资子公司Aswann。此后,Aswann成为蓝月亮控股公司。

2011年12月20日,蓝月亮集团、Aswann 、HCM、Hai Fei及CCIL订立股份认购协议。

2018年1月23日,CCIL将股份转让给Van Group Limited及Allied Power Limited。

值得关注的是,Van Group Limited由ZED全资拥有,并由潘东间接控制。

至此,潘东通过ZED和Van Group Limited共持有蓝月亮88.92%的股权。蓝月亮上市后,潘东的持股比例被稀释至77.36%,高瓴资本的持股稀释至9.3%。按照港股蓝月亮集团2021年10月12日收盘的总市值计算,潘东的个人财富高达327.26亿港币。

然而讽刺的是,蓝月亮招股书显示,董事长潘东(女)的国籍一栏里标识的是:加拿大/中国(香港),而在港股聆讯中,面对监管质疑,蓝月亮承认“潘女士为加拿大公民”。

2020年,蓝月亮在上市前进行了突击分红。仅罗秋平夫妇就分走了20.5亿元,同年,潘东以558.7亿元的财富位列2020年福布斯加拿大富豪榜第七位。2021年4月,福布斯全球富豪榜发布,潘东又以83亿美元财富位列榜单第297名。

对于潘东和罗秋平来说,蓝月亮的亏损问题并不会累及自身。提前的资本转移使得他们仍然拥有巨额的个人资产。但作为一个“国民”品牌,蓝月亮的未来仍充满隐忧。在内部负面问题不断、收入放缓、新类别扩张受阻的情况下,老板却收拾细软移民海外,眼见其他日化品牌开疆扩土,可蓝月亮却固守着“洗衣液一哥”的宝座。创业容易守业难,蓝月亮还能守多久呢?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一周热文排行

精彩推荐

©奇点商业 让商业地产独立思考 iqidian.com

京ICP备1806448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