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eng_share_thumbnail
CEO卷走17亿刀,这届WeWork被裁员工却被“坑”了 ——凤凰网房产北京
WeWork的首席执行官以17亿美元的身价离职,使公司陷入混乱。他的前雇员们表示他们正陷入困境。最近,WeWork在经历了内部变动后,进行了第一轮裁员。一些前员工对公司提供的遣散费感到不满意 -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
//m.iqidian.com/news/hangye/2019_11_11-52407428_0.html
北京
{{ifh_ad_material}}

CEO卷走17亿刀,这届WeWork被裁员工却被“坑”了

猎云网 2019-11-11 09:53

WeWork的首席执行官以17亿美元的身价离职,使公司陷入混乱。他的前雇员们表示他们正陷入困境。

最近,WeWork在经历了内部变动后,进行了第一轮裁员。一些前员工对公司提供的遣散费感到不满意。

外媒获知Meetup的被解雇员工也获得了遣散费,Meetup是WeWork收购的用于面对面社交的应用。据消息人士透露,本周一,Meetup解雇了25%的员工,即大约50名员工。今天,WeWork旗下的另一家公司,即编程训练营Flatiron School,也解雇了几十名员工。

Meetup是WeWork在过去几年中收购的几家公司之一,据报道,该公司已经准备出售。

外媒审核的遣散费中(可能不适用于所有被解雇的员工)提供了三个月的“花园休假”——雇员继续领取工资以及一个月的遣散费,但已经停止工作。

虽然四个月的薪水听起来相当丰厚,但这与WeWork创始人和前首席执行官亚当·诺依曼获得的17亿美元“黄金降落伞”相比,简直是不值一提。该合同还要求离职工人签字放弃就工作场所问题起诉公司的权利,并同意一项非竞争性条款。这将意味着离职的员工不能在一家与WeWork众多业务有竞争的公司工作,时间长达6至12月。

当急切的WeWork员工还在等待总计多达4000个工作岗位的裁员决定时,第一轮裁员就已经使那些心烦意乱的员工对普通员工是否能得到更好的待遇而产生质疑,尤其是当首席执行官诺依曼带着一笔前所未有的巨款离职时,他把公司财务从破纪录的高度带到了崩溃的边缘。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Meetup员工表示:“WeWork很乐意兑现诺依曼的股权并给他一笔巨款支票,但是像我这样需要现金的员工却并没有从我们的股权中获得任何价值。”

在无数关于财务管理不善和行为失常的报道之后,诺依曼辞去了首席执行官一职,而后放弃了在WeWork的董事会席位,以换取该公司最大投资者软银的一笔分红。其中包括出售价值10亿美元的诺依曼股份、5亿美元的贷款和近2亿美元的“咨询费”。

退一步说,这其实表现了公司与员工的紧张关系。在匿名职场应用Blind最近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中显示,85%的WeWork员工认为诺依曼获得的离职费不公平。在外媒最近获得的全体员工笔录中,WeWork的新任执行董事长Marcelo Claure表示,为了让诺依曼离开董事会,支付这样高额的薪酬是合理的,因为诺依曼的10比1董事会投票权相当于拥有统治公司的“枪支”。

WeWork的发言人拒绝回应员工对他们与诺依曼的遣散费差距而产生的担忧,并指出Claure在早些时候的一封电子邮件中承诺,被解雇的员工将带着“尊重和尊严”离开,他们得到的补偿体现了公司对他们在WeWork辛勤工作的赞赏。

根据一位前Meetup员工的说法,人力资源部门反复告诉被解雇的员工,他们得到的遣散费已经是公司的慷慨表现。根据纽约州WARN法案的劳工法规,如果员工被集体解雇,他们将得到90天的带薪通知或假期。因此,Meetup的遣散协议最好持续一个月,以换取某些员工认为苛刻的条款,例如遵守保密协议(NDA)、放弃在法院提起诉讼的权利以及根据较早的雇佣协议,不能在一家与WeWork众多业务有竞争的公司工作。

这位匿名的前Meetup员工在谈到裁员计划的条款时表示:“他们说这是慷慨之举,其实有点侮辱人。”该员工表示,他们被告知不要讨论裁员条款,并且WeWork正在“监视”员工,如果有人透露细节,它将采取“攻击性行动”。

这位前雇员表示,公司要求被解雇的员工在11月19日前签署遣散协议,否则就什么都拿不到。他们说,由于现有的非竞争性协议,他们很难找到新工作。

“非竞争性协议意味着什么?难道我们不能在学校、共享设施、健身房和科技公司工作吗?这覆盖的面太广了,”他们表示。

尽管WeWork的核心业务是租用办公空间,但它已扩展到其他几个完全不同的行业中,从经营一家名为“WeGrow”的创业儿童学校(现已关闭)到向一家造浪池公司投资1300万美元。据彭博社报道,尽管其新领导人表示他们正在“回归本质”并专注于办公室建设,但该公司还一直在悄悄开发电子游戏部门。因此,员工担心很多公司都能被视为WeWork的竞争对手是可以理解的。

甚至在裁员消息传出之前,员工们就已经开始担心了。他们中的许多人加入这个合作的巨头时,正值它是创业界的一颗闪亮明星——估值470亿美元,有望成为今年最大的IPO之一。一些人寄希望于他们将从WeWork的股权中赚到数千甚至数百万美元,能够足够买一套房子或偿还学生贷款。而现在,如果他们能从公司股权中获得任何收益,他们就会很高兴。

罗格斯大学管理和劳资关系教授Rebecca Givan表示:“WeWork的问题在于,其首席执行官实质上是在进行一场骗局,而且他是带着巨款离职的,这让公司所有的员工都受到了伤害。”

责任编辑:刘波(P0264)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24小时热文排行

精彩推荐

加载中...

©奇点商业 让商业地产独立思考 iqidian.com

京ICP备1806448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