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eng_share_thumbnail
风口已过,抓娃娃机还是不是一门好生意? ——凤凰网房产北京
盲盒的搜索指数在今年年初急急剧增长,远超抓娃娃机。从行业角度来看,抓娃娃机的风口已经褪去,似乎有被盲盒所取代之势。百度指数显示,“抓娃娃机”2017年搜索指数呈现行业高峰,2018年下半年开始逐渐走弱 -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
//m.iqidian.com/news/hangye/2019_11_18-52433698_0.html
北京
{{ifh_ad_material}}

风口已过,抓娃娃机还是不是一门好生意?

凤凰网奇点商业 2019-11-18 18:24

盲盒的搜索指数在今年年初急急剧增长,远超抓娃娃机。

从行业角度来看,抓娃娃机的风口已经褪去,似乎有被盲盒所取代之势。

百度指数显示,“抓娃娃机”2017年搜索指数呈现行业高峰,2018年下半年开始逐渐走弱。而盲盒的搜索指数在今年年初急急剧增长,远超抓娃娃机。

前两年,抓娃娃机在很多商场、地铁站、大学校园、沿街商铺等地方逐渐涌现,特别是在大型的购物中心几乎成为标配,也引来许多消费者去玩。

如今,摆放在购物中心、沿街商铺的抓玩玩机逐渐冷清,玩的人越来越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笔者走访北京多个商圈,试图展现行业现状。

人流量少

消费者失去了兴趣

笔者走访了位于朝阳区外企大厦1层商铺101的本宫娃娃店、合生汇负一层夸特世界、世贸天阶负一层抓娃娃机区、世贸广场工体三店一层三熊主义这四个地方,均观察了一个小时,分别对应的时间为12:20-13:20、13:30-14:30、15:30-16:30、17:30-18:30。

走近本宫娃娃店,里面摆放着许多抓娃娃机,以及一些口红机等,店面积大概有180平米。本想着是中午吃饭时间,且附近沿街商铺有不少餐饮店,应该会有不少人过来玩,可是观察了一个小时,期间只有两位30来岁的女性结伴而行走进来,观看了一番,就离开了,并没有抓娃娃。

据店员(刘勇)介绍,本宫娃娃不是以前那种买实物币投玩,只能在线上购买他们的嗨币(虚拟游戏币),才能正常使用抓娃娃机。扫码二维码即可充值,充值额为18-888元不等,18元购买90嗨币,58元290嗨币送12嗨币,充值越多送的越多。

店内的抓娃娃机每次使用的嗨币额为26-56之间,大部分是46嗨币,也就是说每玩一次的成本平均在6-10元。虽然店内摆放着许多娃娃机,但是有一些机器里面只有1-3个娃娃,也就意味着部分娃娃机可能没有人玩,或者店内不愿意放入新娃娃。

此外,店里有几台口红机,同样使用嗨币,通过玩游戏闯关的形式。如果闯关成功就可以获得格子里面的口红、面膜、化妆水等化妆品。不过,大多数口红机里面的格子都有空置的,且部分机器的空置率极高。

在夸特世界,店面积大概400平米,相当于游乐场,里面摆放有游戏机、跳舞机、抓玩玩机等。来这里玩的人一般都是冲会员,价格为100元70枚、200元150枚,如果非会员为10元5枚。玩一次抓娃娃机2-3枚不等。

观察了一个小时,只有两拨人流在玩抓娃娃机,相比游戏机等少一些。第一波是两个20岁女生一起玩,第一次、第二次均未抓到娃娃,第三次选择玩梵天之塔游戏赢娃娃,挑战失败。然后离开了抓娃娃区。

第二波也是两个年轻女孩,其中一个女生陈晨(化名)玩了两次没有抓到娃娃。据她介绍,自己以前也在不同的地方玩过抓娃娃机,但是从来没有抓到过,和一起别人玩时偶尔看到他人抓到过。她认为有的地方好抓,有的地方不好抓。

随后,陈晨去玩另一游戏极速赛车了,她表示,玩抓娃娃机只是打发时间,主要是因为自己在排队。

此外,在世贸天阶负一层抓娃娃机区观察了一个小时,也只有两拨人在玩。其中一对20出头的情侣,花50元通过微信支付购买了50个充值币。这里每抓一次为2个币,中途抓到了一个布娃娃,女孩挺高兴的。

另外一波人是两个30多岁的女性,带着一个小孩,玩抓玩玩机。不过没有抓到娃娃。

而在世贸广场工体三店一层,观察了一个小时,有几十人经过,并没有一个人玩,只有两个随行的女孩看了一下娃娃,表示玩具还挺可爱的,就离开了。

整体上,在这些人流量还不错的商圈,玩抓娃娃机的人非常少,在有餐饮的商场会稍微多一些,且每家的价格不一样,2-10元/次不等,但玩法比较同质化。玩的人大多都只是偶尔玩玩,对抓玩玩机兴趣不大,用户粘性低。以母亲带孩子,年轻的情侣,年轻的女同伴一起为主,均表示很难抓到。

为了进步一核实人流量情况,笔者周六又去了一趟世贸广场工体三店一层三熊主义。

因为周末晚间三里屯街区附近,通常人流量非常大。观察时间为17:20-18:20,在此期间商城至少有50人从三熊主义经过,有3波人流在抓娃娃,包括一个年轻母亲带着儿子,抓了5次均未抓出;两对年轻情侣玩了3、5次也都未抓到,其中一对情侣表示偶尔试试运气而已,确实不好抓。

另外还包括一个老奶奶带着孙女,然后孙女指着娃娃机;以及两个30多岁的男子带着一个3岁男孩,看得出来男孩对娃娃感兴趣。可是这两拨人都未玩抓娃娃机。

由此可以看出,娃娃并不好抓,很多人已经对娃娃机失去了兴趣。哪怕是玩的人,使用频次也较低。

经销商撤店

行业进入衰退期

在外企大厦底商的本宫娃娃店,刘勇表示,这个店开了2年多,2017年刚开始的时候生意还不错,2018年生意就差一些了。如今,人流量越来越少。

以前最多的时候全国有8个店,现在只有2个店了,而这一个是唯一存在的直营店,在北京还有一个加盟店在运营,其他店均已关闭。

他还表示自己月工资4500元,基本也没有什么提成,也没什么活干,员工普遍缺少上进心。

而另一位店员王楠(化名)表示,商铺是我们老板自己的,不用缴纳房租。

这也不难理解这个店能够继续开着的原因。一方面省去了主要的房租成本支出,另一方面,店内的娃娃机缺货,也不愿意补货,老板或许已经心生退意。

在世贸广场工体三店,抓娃娃机品牌三熊主义,摆放的机器位于商场一楼东门和南门两个区域,由于两个大门离的非常近,可以同时看到过往的人。

东区和南区两台售币机均处于“系统升级,暂停售币”状态。笔者打电话给三熊主义的客服和招商人员时,均无人接听。

过了近1个小时,三熊主义客服代志敏(化名)来电介绍,消费者要想玩抓娃娃机只能扫码使用微信支付或支付宝,购买电子币,抓一次只需要2元。

同时,还可以享受50元保价,具体是指消费者在同一台机器上连续抓25次,必定会有一次机会能够抓住娃娃。如果不是同时使用一台,就不能保证50元保价服务。

当笔者以打算加盟三熊主义品牌的身份,询问行业情况时,代志敏表示,他们就是北京本地的公司,代理商直接从这里采购娃娃机就行,无需加盟费。

他还表示,现在抓娃娃机生意确实差了很多,2017年是行业最景气的时候。目前全北京只剩30多家店有三熊主义的娃娃机,相比以前少了很多。

2017年,是抓娃娃机的高光时刻,许多抓娃娃机品牌成立,或获得风险投资,包括咔啦酷、乐摇摇等。在线抓娃娃APP的下载量出现高峰,抓娃娃、欢乐抓娃娃、天天抓玩玩等APP被人们所熟知。

如今,随着资本趋冷,不少抓娃娃机APP已经下线,线下抓娃娃机店迎来关闭潮,行业进入衰退期。

成本居高不下

外来竞争激烈

抓娃娃机是一门好生意吗?

我们以加盟三熊主义娃娃机为例,主要包括四大成本。

第一,设备成本。娃娃机采购费用为2500-3000元/台。市面上也有1000多元的,但是机器质量没有保障。在市场调查中,发现大多数投放在商场的娃娃一个点位为5-15台不等,如果取中间值10台,机器单价按2500元计算,则需要25000元。

第二,场地租金。如果是投放在北京的商场,租金为1500-3000元/台/月不等,10台娃娃机则需要1.5万-3万元。

第三,公仔娃娃成本。如果一台娃娃机装20个娃娃,10台机器则需要200个娃娃。市场上娃娃成本在8-30元不,按20元每个计算,则需要4000元。

第四,人力成本。经营抓娃娃机,哪怕是自助付款,也需要请运营人员,市场上的薪酬为4500元/月。如果请负责任,有一定经验的员工至少需要6000元。

也就是说,开一家抓娃娃机店投入的启动资金至少为5万元,每月固定支出在2.5万元以上,每日成本在1000元左右。而且,租金、娃娃、员工工资等成本居高不下。

可是在实际调查中,抓娃娃的人很少,单靠极少数人流抓娃娃难以覆盖成本支出。

随着抓娃娃机的用户粘性越来越低,消费者也逐渐失去了兴趣。

此外,一些超市、便利店、电商平台等都可以买到娃娃,用户还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挑选,体检佳。然而使用抓娃娃机时,很多娃娃都是过时的款式,消费者并也不喜欢。导致抓娃娃机的生意越来越差,从而出现关店、用户流失的情况。

通过调查推测,抓娃娃机这个行业,极大可能将会越来越冷清。而盲盒却不断涌现在各大商场,成为了新的行业风口。

文章来源:业界风云汇  作者:火火

责任编辑:赵帅(P0268)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24小时热文排行

精彩推荐

加载中...

©奇点商业 让商业地产独立思考 iqidian.com

京ICP备1806448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