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eng_share_thumbnail
能指望自如、蛋壳们有担当吗 ——凤凰网房产北京
张雅楠/文今年的返城季,租客太难了。首先,可能遭遇身份歧视,被挡在租住的小区大门外;其次,可能因为没来得及填写申报表,被中介威胁远程关闭密码锁;第三,可能遭遇整顿隔断房,在承租期内被中介赶出出租屋;第四,可能被涨了超过30%的房租……当然,长租 -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
//m.iqidian.com/news/hangye/2020_02_19-52588538_0.html
北京
{{ifh_ad_material}}

能指望自如、蛋壳们有担当吗

经济观察报 2020-02-19 09:30

张雅楠/文 今年的返城季,租客太难了。

首先,可能遭遇身份歧视,被挡在租住的小区大门外;

其次,可能因为没来得及填写申报表,被中介威胁远程关闭密码锁;

第三,可能遭遇整顿隔断房,在承租期内被中介赶出出租屋;

第四,可能被涨了超过30%的房租……

当然,长租公寓品牌的日子也不好过,尤其是自如和蛋壳。

自如和蛋壳是中国分散式长租公寓的头部企业,规模居行业前列,最近,自如被指房租最高涨幅达38.3%;而蛋壳则被指一边要求房东免租一边向租客收租,同时还有大量租客反映自己在合约期被蛋壳无理驱逐。

微博上,两家机构不约而同关闭了评论功能。自如总经理熊林在微博中称,“听到所有的声音,大家庭,事情一件一件去解决。”然而,他也选择关闭了评论。

这丝毫不影响租户们表达愤怒。#自如回应涨价#话题的阅读量达到1亿,讨论1.1万;#蛋壳要求房东免租自己却不给房客免#话题的阅读量为1436.2万,讨论5033。

但凡涉及到居住,对每个身处其中的人都不会是小事,何况是在举国战“疫”的时刻,无论大幅涨租,还是在合同期将人赶出家门,都不是有担当的企业作为。

自如和蛋壳目前遭遇的局面,其实早已写在长租公寓的基因里,疫情的极端压力,测试出了长租公寓商业模式的脆弱。

中国长租公寓的元年在2017年,各种长租公寓品牌迅速抢占地盘,规模目标动辄几十万套,然而三年时间过去了,长租公寓如何盈利这一问题,始终悬而未决,并在2019年酿成长租公寓暴雷潮。

简单算一笔账:一间公寓的市场租金4000元,拿房成本动辄占比70%,即支付给业主的成本是2800元;装修成本包含硬装、软装、家具、家电等以7万元计,前五年分摊完,平均每个月成本约1166元;再加上每间房每个月的运营成本500元,粗略算下来,这套房每月的总成本在4466元,也就是说,前五年基本不赚钱。

经营压力巨大,长租公寓行业频频剑走偏锋也就不难理解:“租金贷”是要快速收回投入;“甲醛门”是迫于快周转的经营压力;“抢房源推高房价”是要快速形成规模优势;“隔断房”是要增加收入来源……

这些在政策和法律边缘试探的行为,是行业蛮荒时代的见证,也是成长的代价,只是这些代价一次又一次地转嫁到了租客及业主身上。

这一次也不例外。

扩规模抢房源时,以高价利诱房东,间接推高市场租金价格;如今要求房东降租免租,免责退房消化库存,同时在租客端增加现金流。

这样算来,又是一笔好账。既然可以任性,谁会追求成长?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24小时热文排行

精彩推荐

加载中...

©奇点商业 让商业地产独立思考 iqidian.com

京ICP备1806448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