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eng_share_thumbnail
锐见丨国家电网下决心退出房地产业务,鲁能集团何去何从? ——凤凰网房产北京
3月22日,国家电网表示,退出传统制造业和房地产业务。那么,作为国家电网的全资子公司,业务聚焦地产、能源两大板块的鲁能集团将何去何从? -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
//m.iqidian.com/news/hangye/2020_03_23-52654263_0.html
北京
{{ifh_ad_material}}

锐见丨国家电网下决心退出房地产业务,鲁能集团何去何从?

凤凰网奇点商业 2020-03-23 18:22

作为国家电网的全资子公司,业务聚焦地产、能源两大板块的鲁能集团将何去何从?

作为年投资总额接近财政预算内投资的世界最大公用基础设施企业,国家电网距离传出地震级人事大调已过两月余,这家能源电力央企也发生了耐人寻味的变化。

3月22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公布了对国家电网第三轮巡视整改进展情况(下称《通报》)。其中,国家电网表示,将坚守电网主责主业,下决心退出传统制造业和房地产业务。

那么,作为国家电网的全资子公司,业务聚焦地产、能源两大板块的鲁能集团将何去何从?

非电网传统业务将被剥离

《通报》提及,国家电网以更高的政治站位坚守电网主责主业,下决心退出传统制造业和房地产业务,坚决按期完成深化集体企业改革任务。

金风设计研究院创新技术专家齐军认为,这次改革主辅深度剥离释放信号强烈,有利于国家电网轻装上阵、专注主业。

知名地产分析师严跃进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当前中央纪委公布了国家电网巡视整改情况,要求下决心退出房地产业务。类似表述进一步说明了当前央企退房令执行的坚决性,充分说明了当前部分地产业务发展偏弱的央企,进一步面临地产业务削减的情况。”

据悉,国家电网的房产物业业务由鲁能集团和国网中兴公司承担,并控股1家上市公司天津广宇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国网是否将退出上述企业?为此,奇点君致电国家电网新闻发言人,对方称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语音或文字采访,如有需要,须传真带有媒体公章的采访函。

作为焦点的另一个主角,奇点君致电鲁能集团,相关人士称已离职,官网有媒体联络方式。奇点君将采访函发至媒体联络后,邮件显示被退回。相继联系到其他相关人员,截至发稿日期并未回复。

鲁能的主营房地产业务的央企身份可谓是一波三折。早在2010年国资委下达“退房令”时,鲁能作为国家电网的房地产平台便收到了“退房令”。但后续实现了逆转,2011年3月,国资委以“鲁能集团在被国家电网收购之前就已从事房地产业务且规模很大”为由,特批鲁能集团和其他4家企业从事房地产业务。

有接触鲁能集团的投资者称,此次央企国网退出房地产业务可能和上次一样不了了之,对鲁能集团的重组没有太大影响;不过,网家电网拥有鲁能不符合国资委和电力改革精神,最终退出鲁能的可能性却较大,最后鲁能的结局可能是转为独立存在的国企,或被拆分为地产、能源两部分被行业企业兼并。

鲁能集团的销声匿迹

不过,对比前几年的高调拿地、冲击千亿的叱咤风云,鲁能集团从2016年起消失在各大销售排行榜中,并不断挂牌出让旗下资产,鲁能崛起的雄心似乎被泼了一盆冷水。

传言,2017年两会时,国资委与鲁能方面谈了几次话后,往后的日子里,鲁能没有再拿地王。据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鲁能在公开市场拿地只花费了19.6亿元。

严跃进认为,一般来说,企业在市场上销声匿迹,首先是体现为不拿地,同时也依然是允许既有地块进行开发。换而言之,更强调增量业务的削减,而存量物业的经营方面或依然是可以保留的。

“显然,央企和民企一个最大的差异在于,央企的投资受到了较大的约束,所以这也会对相关企业的投资策略形成较大的影响。”他补充道。

为了迂回作战,鲁能想到了旗下唯一一个上市平台——广宇发展,可以用重组的方式将旗下的房地产资产,尽可能多地注入到上市平台上。然而,这场从2009年开始的重组,直到2017年才获无条件通过。这其中,于2009年和2013年,重组操作先后失败了两次。

历经千辛万苦后,广宇发展成为鲁能集团发展房地产业务的主要平台。

截至目前,鲁能地产的重庆、济南、北京、宜宾、成都、青岛、东莞、南京、苏州、张家口、福州、天津住宅业务已纳入了广宇发展的资产池中。

但重组的喜悦并没有体现在销售额上,2017年-2019年,广宇发展的销售额分别是271.1、222.07、229.86亿元。2017年的800亿,是鲁能取得的最好成绩,但目前广宇的销售额仅为那年的1/4。

资助不断仍偿债压力大

而鲁能集团除了注入资产外,也在持续对广宇发展进行财务资助。

在广宇发展300多亿的有息负债中,60%来源于鲁能集团借款,且利息极低,平均资金成本在4.8%左右。另外,在2020年1月21日,广宇发展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鲁能集团2020年度拟向公司及所属公司提供财务资助本金额度不超过217.19亿元,期限不超过24个月,年利率不超过5.5%。

投资者不禁疑问:借那么多钱,你到底要干嘛?

值得注意的是,鲁能集团虽对广宇发展财务资助不少钱,但广宇发展的资金链却越来越紧张。2019年中期,广宇发展货币资金为42.78亿元,而其短期借款与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分别为36.41亿元、35.94亿元,前者与后两者之和还存在着29.57亿元的缺口。

在巨大的偿债压力之下,广宇发展开始发债。8月21日,上市公司发行了一笔于2022年到期金额为5亿元的中期票据,利率为4.1%。两个余月后,广宇发展40亿元商业地产抵押资产证券(CMBS)也完成了发行。

截至2019年三季度,上市公司单短期借款就猛增至71.61亿元,而其货币资金仅为66.54亿元,后者难以覆盖前者,短期偿债问题并未消解。

过渡到广宇时代的鲁能,成功发行了一单商业地产抵押资产证券,但商业运营的表现并不算好。

据其2019年中报披露,南渝星城S1-S3项目社区底商出租率仅为21%,较之2018年17.26%的比率并未增加多少。期内,九龙花园、九龙花园东郡和江津领秀城项目社区商业的出租率则要更低了,分别仅为7%、3%和4%。要知道,这三者的体量接近5万㎡。

这样一来,以领秀城为核心的商业运营能否进一步做大规模,就面临较大的疑问。

严跃进认为,从实际情况看,鲁能后续依然需要加快整合资源,尤其是在开发业务等方面或面临限制,这也要求鲁能后续继续强化业务调整,以吻合当前中央的精神思路。

从鲁能的表现来说,近两年确实按照母公司国家电网的要求,一直在淡化房地产业务,其地产业务正逐渐向体育社区、娱乐度假、智慧生活等方向调整,目前正“大力发展商业、文旅、体育、健康、科技、美丽乡村、民生7大创新型产业体系”。

责任编辑:赵帅(P0268)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24小时热文排行

精彩推荐

加载中...

©奇点商业 让商业地产独立思考 iqidian.com

京ICP备1806448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