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eng_share_thumbnail
北京全时突击关店背后:部分单店日销售额不足千元 ——凤凰网房产北京
“运营部的领导头一天还告诉我们要好好学习、好好工作,第二天就告诉我们要撤店。”当北京全时便利店员工还在适应突如其来的连锁式闭店时,许多消费者也在惋惜失去一个多年来信任的便利渠道 -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
//m.iqidian.com/news/hangye/2020_05_20-52763962_0.html
北京
{{ifh_ad_material}}

北京全时突击关店背后:部分单店日销售额不足千元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5-20 10:43

“运营部的领导头一天还告诉我们要好好学习、好好工作,第二天就告诉我们要撤店。”当北京全时便利店员工还在适应突如其来的连锁式闭店时,许多消费者也在惋惜失去一个多年来信任的便利渠道。 

疫情之下,先是天津、紧接着是北京,前后不到半个月时间,全时便利店大量直营门店6折清货,加盟店加盟费、押金等问题亟待解决。《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全时便利店品牌所属公司北京山海蓝图商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海蓝图),山海蓝图方面表示不接受采访。 

“重资产、轻回报”的便利店行业,想要盈利并非易事。《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北京多店实地走访获知,全时便利店部分店铺租金昂贵、设在小区内的一些门店受疫情影响亏损严重,种种现象均暴露出,在行业竞争日益激烈的环境中,全时未能筑起自身的竞争壁垒。 

全时北京一家门店的外景,记者入内发现该店正在打折促销。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王丽娜 摄

店长:“头一天要我们好好工作,第二天就要撤店” 

全时便利店店员安东(化名)在即将关闭的门店里无所事事,打折的东西基本卖完了,她第二天(5月13日)就要被辞退了,理由是“您所在店铺业绩不达标”。但安东认为这只是托词,“早清退一些员工,公司能‘省’点钱,此前已经清退一部分员工,有关系的员工没有被辞退。” 

实际上,据安东讲,她所在的门店是区域中生意最好的店铺,每天能有七八千元的收入。全时便利店员工告诉记者,全时便利店大体可分为高销店、中销店和低销店,高销店一天收入约1万~1.2万元,中销店一天收入五六千元,收入3000元左右的为低销店。 

“去年北京有300多家店(直营店),关了一些,今年还有200多家,很多便利店开在小区里面,疫情使得小区封闭了,好多店都好几个月没开过门了。”安东说。 

好多消费者对全时北京大面积关店惋惜不已,纷纷在网上留言评论。然而,即便是全时的店长,此前对闭店一事也可能一无所知。 

“运营部的领导头一天还告诉我们要好好工作,第二天就告诉我们要撤店。”一位店长对于这样突然的决定似乎并不那么在意,“我们就是一打工的”。 

实际上,“3月份就有供货商开始停止供货了。”安东告诉记者:“之所以这两天(关店)这么突然,就是因为我们仓库都要空了,没有货了。前几天,门店缺货,即使在电脑上订了,第二天也来不了。以前,一般当天卖不完的货可以打折促销,那两天我们在电脑上已经没有权限了,不让打折。” 

“我们天津的店已经都关了,(天津)全部东西都移到北京,强配给各个店,均摊给各个店去卖。天津关店比北京也早不了半个月。”全时便利店多位员工说,只要挂着全时牌子的直营店都在清货,之后才轮到解决加盟店的问题。

安东在闭店之前、发工资的前一日被辞退,安东称没有拿到补偿。不过,全时另外一家直营店的店员表示,目前还没有通知离职,以后具体是什么安排,也不清楚。 

一位正在清点货品的员工告诉记者,这个店赔钱。提及原因,他随口说了句:“便利店太多了”。 

员工:部分单店日销售额不足千元

尽管山海蓝图的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现在不是关店,是经营战略调整,经营不好的店先收缩。但实际上,全时北京大部分直营店都在关店。

亿欧智库发布的《2019中国便利店零售业态未来趋势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便利店行业整体投资放缓。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资本市场整体处于下行阶段,投资者更为谨慎;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本土品牌普遍呈现出“管理运营水平较成熟日系便利店不足,店铺数量较大、但单店日销较低”的特征。

2018年下半年,全时便利店因为母公司遭遇资金问题就曾出现一轮店铺调整,侧面反映出便利店行业激进的扩张策略背后运营能力不足的问题。 

“运营部的权利很大,让选哪个品牌就是哪个品牌。比如之前因为运营部和B品牌发生些矛盾,运营部就告诉店长不要进B品牌的水,只让进A品牌的水。”安东说。 

“从去年2月份接手,到今年5月份,它(山海蓝图)亏了不少钱。”安东说。对于这一说法,《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未从山海蓝图处得到确认。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多位全时便利店员工处了解到,一些全时便利店的经营数据的确较差。据全时便利店员工透露,有开在半封闭小区的门店,每日的销售额仅1000元左右,有的甚至只有五六百元,连低销店都算不上。 

即便是安东所在全时便利店这样的接近高销店的直营店,其成本也不容小觑。据该店物业称,门店面积仅100平方米左右,房租却高达近60万/年。这意味着,该直营店仅房租成本一个月就高达近5万元,一天约1600元。再加上人员、水电、物流、设备等成本,即便商品价格贵一些、24小时营业,要想盈利也并非易事。 

在一家零售巨头旗下的便利店内,一位曾经加盟开过便利店的员工边整理货架边对记者说,说句便利店行业里的实话——便利店行业“重投资、轻回报”。 

“前期投入设备、人工、房租,开这样一家100平方米左右的便利店,大约得投入120万~150万元。所以便利店签商铺最少签5年,5年才能保证(投入的)钱回来,但前提是你得懂便利店经营。”也许是便利店创业失败的经历,让他颇为感慨,“说句实话,开这种便利店,还不如自己开个小卖铺挣钱呢,人工、员工保险、运输成本都省了。” 

北京一家全时便利店张贴着“店铺调整,敬请期待”字样,窗户、门都贴上了黑色塑料袋。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王丽娜 摄

加盟店店主:老A类合同押金难退 

随着全时便利店北京直营店调整接近尾声,加盟店的调整或将被推上日程。 

记者从全时多家加盟店店主处了解到,全时便利店加盟店合作方式复杂多样,此外还分为被山海蓝图收购之前与北京全时叁陆伍连锁便利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全时叁陆伍)签订的加盟合同,以及收购之后与山海蓝图重新签订的加盟合同。 

“我们和全时签的是最原始的老A类合同,包括5万元押金,加盟费为一个月1000元,当时签了5年的合同,还有1个月到期。”北京一家全时加盟店店主王建伟(化名)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因为签得早,所以加盟费还算便宜。北京400家全时便利店估计超过一半是加盟店”。 

王建伟口中的老A类合同是指,和全时叁陆伍签订的加盟合同,全时便利店转手山海蓝图后,他并没有重新和山海蓝图重新签订新合同,因此也遭遇了押金难退的尴尬。 

就在上个月,山海蓝图加盟经理给王建伟打电话,告诉他品牌使用权马上要到期了,问他要不要续?如果不续的话,就把牌子摘掉。结果没过多长时间,山海蓝图就宣布经营调整,北京直营店基本全部闭店了。 

王建伟要求退还押金,但该加盟经理说押金和“老全时”(即全时叁陆伍)要,山海蓝图不管,山海蓝图只管品牌,要是继续使用的话一年再交1.5万元;如果到期了,还在使用全时的品牌就会被起诉。 

王建伟告诉记者,他回头找全时叁陆伍,“那边好像就剩一个人在值班了,对方说押金肯定要不回来了”。

位于昌平区的加盟店店主吴鸥(化名)遇到了和王建伟同样的尴尬,他也有5万多元押金在全时叁陆伍,但已经联系不到相关人员了。

关于加盟费和押金问题,山海蓝图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加盟部正在处理。“如果签订了三方协议的加盟店,我们就会协商来处理这一块的解约。如果没有过到山海蓝图这边来的合同(即没有和山海蓝图签合同),一般都是直接去找原始的加盟关系——‘老全时’(全时叁陆伍)。” 

该名山海蓝图工作人员解释称,之前山海蓝图购买“老全时”,签订一个包括山海蓝图、“老全时”、加盟店主在内的三方协议,“成立新公司(山海蓝图)的时候都会转签,‘老全时’提供的加盟店名单,评估合格的都会转过来,如果没有签的话,就还保留在‘老全时’那边”。 

“几乎都转了,只有少量的(全时便利店加盟店)不愿意转。”对于没转过去的加盟店怎么处理,“老全时”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许浩律师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山海蓝图收购全时品牌及部分门店需要看当时双方签订的收购协议的具体内容,是股权收购还是资产收购。此外,企业内部的股权、控制权变更与合同本身没有关系,股权变更不影响合同的效力。如果加盟商与新公司重新签订合同,权利义务就会发生变更。

全时便利店加盟店店主隋飞(化名)当时进行了合同升级,他的两家加盟店当时给山海蓝图一家交了12万元保证金,一家交了20万元保证金。 

“山海蓝图方面表示会妥善解决,等后续通知。”隋飞说,“其实我们更在意的是全时的货源,顾客还是挺认全时的货源的,希望山海蓝图接下来能够调整好”。 

“接下来,双方协商清库存,如果双方解约就盘点,如果还在合作就继续合作,没有影响。”上述山海蓝图工作人员说。

被割裂的全时:成都全时再易主 

根据山海蓝图官网新闻资讯,山海蓝图由蔡学彦、陈火那、陈场联合出资设立,他们也都是厦门银鹭集团的创始股东,先后投资了福建“见福”、长沙“珊珊”等多个区域性头部便利店企业。 

2019年2月13日,经历了三轮融资的全时便利店,被山海蓝图收购。山海蓝图斥资近3亿元,收购了原北京全时联盟便利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全时联盟)旗下的“全时”品牌及北京、成都、天津、廊坊四个城市约500家便利店门店。山海蓝图是通过“资产转让”模式,收购了“全时”商标、软件系统及门店资产。 

就在5月16日,继北京全时便利店宣布经营调整之后,见福便利店宣布正式与山海蓝图达成协议,接手全时成都全部门店,共106家。 

启信宝数据显示,山海蓝图成立于2018年12月,法定代表人是蔡月圆,注册资本2亿元,蔡学彦实际共持有山海蓝图58.57%的股份,是其疑似实际控制人。

图片来源:启信宝 

不过,5月13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北京一家山海蓝图即将要关闭的全时直营店注意到,在店内张贴的昌平区“门前五包”责任书中,责任单位、上级单位或产权人两项落款均为北京全时叁陆伍连锁便利店有限公司。 

北京全时直营店店内张贴的昌平区“门前五包”责任书。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王丽娜 摄

根据启信宝数据,全时叁陆伍成立于2011年,法定代表人为福荣,注册资本88648.37万元。复华控股有限公司实际共持有全时叁陆伍50.49%的股份,是其疑似实际控制人。全时叁陆伍的法人股东是全时联盟,持股82.20%。 

2018年11月,受大股东复华控股有限公司资金链问题影响,全时便利店曾出现持续多月的缺断货现象。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20年1月2日发布的一份落款为2019年8月26日的民事裁定书,在“吴小燕与复华控股有限公司等委托理财合同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中,“吴小燕诉称,吴小燕与全时叁陆伍公司签订《全时新零售定向融资计划认购协议》,支付认购款项50万元,全时联盟公司、复华控股有限公司分别出具《担保函》,承诺对全时叁陆伍公司应付款项承担连带担保责任。目前全时便利店的收款账户已经变更为山海蓝图公司,山海蓝图公司应当与其他被告承担连带责任。” 

不过,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9年8月一审驳回原告吴小燕的起诉,并认为,“现公安机关已就全时叁陆伍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开展立案侦查,且本案亦确实存在经济犯罪嫌疑,故应当裁定驳回起诉。”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山海蓝图官网新闻资讯里提到,原全时系统下的投融资业务及债务,实际上并未捆绑进便利店业务的出售中。 

既然山海蓝图已经收购了全时品牌及北京全时便利店门店,为何全时便利店店铺的产权人依然是全时叁陆伍?

5月14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全时叁陆伍位于朝阳区的公司所在地华文国际传媒大厦了解到,全时叁陆伍去年在这里租了一个单间,目前大约三五个人在这里办公。全时叁陆伍相关工作人员说,这里是全时的一个对接点。 

“全时叁陆伍早就不存在总部了,现在只是个对接点,处理一些善后事宜。”该工作人员表示,关于全时便利店调整及关店等事宜,现在还在处理当中,等到月底估计(全时便利店)公众号上会有公告。 

启信宝风险信息显示,2020年以来,全时叁陆伍有多达31条被执行人信息,累计执行标的金额超过2500万元。 

另外,2020年3月6日,全时法定代表人福荣被限制高消费,申请执行人为广州屈臣氏食品饮料有限公司北京饮料分公司,执行法院为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责任编辑:赵帅(P0268)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24小时热文排行

精彩推荐

加载中...

©奇点商业 让商业地产独立思考 iqidian.com

京ICP备1806448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