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eng_share_thumbnail
一家影院的暂停和重启 ——凤凰网房产北京
5月8日,北京,首都电影院(西单店),工作人员在对影厅进行地面维修。一场疫情,让影院行业按下暂停键。5月27日,中国电影家协会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全国总票房22.38亿元,同比去年下降88% -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
//m.iqidian.com/news/hangye/2020_06_01-52787845_0.html
北京
{{ifh_ad_material}}

一家影院的暂停和重启

钛媒体 2020-06-01 10:03

5月8日,北京,首都电影院(西单店),工作人员在对影厅进行地面维修。

一场疫情,让影院行业按下暂停键。

5月27日,中国电影家协会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全国总票房22.38亿元,同比去年下降88%。

根据国家电影局数据,2020年全年票房损失预计将超过300亿元。数据背后,是苦苦支撑的一家家电影院。

5月8日,国务院发布指导意见,提出可采取预约、限流等方式,开放影剧院。沉寂了100多天后,全国6万多块银幕等来了重新被点亮的可能。

不少从业者仍在观望,并期待尽快走过复工后的过渡期。钛媒体影像《在线》第104期,走进一家疫情下被迫停业的影院,他们正在积极等待为复工做着准备。

5月8日,北京,首都电影院(西单店),工作人员调试售卖机器。

于超是首都电影院副总经理,这次新冠疫情,首都电影院连续停业120多天,这是于超20多年职业生涯中遇到过的“最大危机”。

房租、工资、人员稳定、场地安全、复工准备……在这个非常时期,每项工作都是挑战。

于超经历过2003年非典,那年影院停业50多天,疫情过后,一切很快恢复了正常。

首都电影院有83年历史,在京津两地有7家店,西单店位于北京西单大悦城10楼,有14个影厅2022个座位。

春节前半个月,影院全体员工就开始为春节档做着准备。

市场部门针对不同影片,在不同渠道设计出了十几种不同票价,推出多种优惠购票方式,还设计了春节档会员抽奖等互动环节。设计师也提前半个月设计好了各种推广物料。

影院采购了几倍平日份量的椰油、玉米豆、可乐糖浆等,准备迎接春节档观影人群。

到1月23日,疫情愈演愈烈,武汉封城,《姜子牙》、《夺冠》、《唐人街探案3》、《囧妈》等影片在当天先后宣布撤档。

1月24日,农历大年三十,首都电影院被迫停业。停业来得太突然,大家没料到疫情会如此严重,“那么多前期筹备的心血,都白费了。”

对影院来说,春节档很重要,是影院回流资金收获票房的关键。

春节期间上班的员工可以领三倍工资,受停业影响,那些为了多挣点钱留下的外地员工,不仅多的工资没挣到,回家也成了问题,很多人老家封村,进入通道已经关停。

5月8日,北京,首都电影院工作人员整理衍生品库存。没有观众、没有票房,影院也失去卖衍生品的收入、失去贴片广告的收入。

停业期间,影院内部开了很多会,填报了很多材料,希望尽可能多做一些努力,多找一些渠道,为影院弥补一些损失。

于超说,写材料就像回到学生时代写小论文,向各个主管单位、协会报告影院近况、困难、应对疫情的措施、计划等等。

那些材料被送到统计局、财政局、北京电影协会、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电影资料馆等相关单位,最终可能会为影院争取到一些经济补助。

5月8日,北京,首都电影院公共区域,为节约消耗,灯光被关闭。

疫情期间,首都电影院没有裁减正式员工,只是因为停业,不再发放绩效。每个人都知道,复工的日子终会到来,但没人知道会是哪天,每一天,大家都在盼望着“明天复工”。

5月8日,北京,首都电影院工作人员调试设备。

一位工作人员说,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看看货架上的饮料和食品,如果有快到期的就下架,换上新的。

“心里一直等着,说不定哪天就忽然接到复工开业通知,那样我们也可以直接复工。”这位影院员工对钛媒体《在线》说。

5月8日,放映部工作人员在调整仪器设备。

尽管影院从1月24日起停止营业,但实际上每天都会有各部门工作人员轮班执勤:影院的电气设备、放映设备都需要人照看。

保安、巡视员、放映员、清洁工人、市场人员、运营人员……每天有不到10个人,在维护这一整层一万多平米的影院。

商场9楼通往10楼扶梯停运封锁,直梯的10楼按键也“失效”,进入影院要先坐电梯到9楼,再走消防通道上10楼。

5月8日,工作人员在调试自助取票机。

2020年春节档电影海报还张贴在影院内。在尚未重新开业的首都影院(西单店),时间仿佛仍停留在春节前夕:空荡的影院大厅,墙上悬挂着春节档影片的巨幅宣传海报,影院长廊挂着鼠年主题的新春布景、大红灯笼。

5月8日,北京,首都电影院保安人员巡检。

疫情期间,保安刘强(化名)每天要在影院巡视四五个来回,上万平米的空间,尽管基本遇不到其他人,他还是戴着口罩,拿着手电筒,一一察看41个巡视点的情况并打卡记录,以确保影院没有外来人员。

5月8日,保安坐在空无一人的大厅。

大多时刻,他一个人坐在空无一人的影院大厅里,面前的小方桌上摆着一本“来访人员登记表”,A4纸大小的登记表上,一个星期内的来访人员未超过10个。

影院大厅没开灯,昼夜难分,刘强也常常混淆时间。偶尔传来的脚步声都能让他兴奋地站起来,探头看看是谁来了。

5月8日,工作人员准备打开影厅调试设备。

每天,轮班的工程部员工每隔两小时就要巡场一次,依次检查8个竖井和14个影厅的电路设备,确保这些闲置电气设备没有故障。

每隔三天,放映部的工作人员就要挨个影厅测试放映厅和屏幕,确保放映设备的状态良好。

放映部主管赵宇记得,2月3日是他在影院停业后的第一次轮班值班。那天天气阴沉,整个商场很空,身穿白色防护服的消杀员在喷着消毒水,那气味和气氛令他紧张。

5月8日,放映员在影厅放映测试片检测设备。

影院漆黑一片,他独自走进一间影厅的放映室,拂拭一下设备上的灰尘,打开电脑选定试片影片,大荧幕亮起,放映机开始工作。诺大的影厅,只有他一个人孤零零在“看着电影”。

放映员在检测大荧幕。

挨个影厅检查设备,是赵宇疫情期间的工作内容。他在这家影院工作了13年,每年农历大年三十到初七是他一年中最忙的时候,而今年是他13年以来第一次在家过年。

“我们越是节假日越忙,难得今年春节休息,但状态很奇怪,头两天休息感觉比较幸福,到后来不太舒服。”赵宇对钛媒体《在线》说,在家那些天,他闲不下来,一边关注疫情,一边关注公司的情况。

5月12日,北京西城区,首都电影院(西单店)市场部经理郭少迪在进行社区服务。

疫情期间,首都电影院组织员工们在线学习业务知识,还安排了员工到社区做志愿服务,他们在小区门口执勤、去车站接返京隔离人员。

5月8日,国务院发布指导意见,提出在落实防控措施的前提下开放影剧院、游艺厅等密闭式娱乐休闲场所。

这一消息,无疑给国内1万多家影院带去了一线曙光。沉寂了100多天的6万多块银幕,等来了重新被点亮的可能。

但很多从业者都在观望中,截止5月底,首都电影院未宣布具体复工日期,行业内也没有院线片公布定档时间。

5月8日,北京,首都电影院放映部员工在放映室准备试片。

于超表示,即使复工,首要也要确保安全,每部影片放映结束后,影厅都要消毒、通风,这样会延长场间休息,排片量会有所下降,而“隔排、隔座售票”,也会降低上座率。

“关停100多天了,总得有这样的一个过渡期,不可能说一下子完全恢复到疫情前的状态,有这样的过渡也总比停着好。”

“有时候影院票房好坏,就像农民种地靠天吃饭一样,影片好、观众多、卖得好,我们可能就挣钱多,今年遇到这情况,我们也没什么办法。”

于超表示,影院一直是很被动的:影院纯粹是一个渠道,并不创造内容,想要突破性变革很难。

春节期间,《囧妈》在抖音、西瓜视频免费放映,这对影院冲击不小,于超觉得《囧妈》是个例,但带出来的现象对于行业“很可怕”:“如果接下来有更多影片走上流媒体,影院渠道如何能保证它自身的吸引力,这是我们需要去思考的。

责任编辑:赵帅(P0268)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24小时热文排行

精彩推荐

加载中...

©奇点商业 让商业地产独立思考 iqidian.com

京ICP备1806448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