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eng_share_thumbnail
王思聪的下一步:败光5亿回归万达,王健林再出1亿“练手”? ——凤凰网房产北京
父子联手后,王思聪此举也被引来“要回万达上班?”的猜测。对于回归万达、乃至于将来打算接班万达的王思聪而言,肩上的担子显然不轻松。 -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
//m.iqidian.com/news/hangye/2021_01_25-53770154_0.html
北京
{{ifh_ad_material}}

王思聪的下一步:败光5亿回归万达,王健林再出1亿“练手”?

AI财经社 2021-01-25 10:49

尽管因“首富”的儿子成为“老赖”而登上热搜,但这并不影响王思聪屡败屡战。

上榜”老赖“仅3天,也就是今年1月14日,王思聪与父亲王健林就共同成立了万达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注册资本又是个“小目标”——1个亿。

曾几何时,桀骜不驯的王思聪,揣着5个亿零花钱只身勇闯世界。遥想当年,其力捧IG战队、创立熊猫直播,打造香蕉计划集团,身价一度高达60多亿,荣登2016年中国80后富豪榜第二位。

但这种好光景并没有持续多久,初生的牛犊很快就尝到了江湖险恶。踩雷乐视体育之后,其一手创办的熊猫TV宣布破产,经营多年的香蕉计划也被卖掉,而他也因为替人担保,成为被执行人。在将自己的最后一家电竞公司卖出后,王思聪总算败光了父亲给的5个亿。

而此次王思聪再战江湖,尽管有王健林给的1亿元,但今天的万达已经不是昔日的万达,昨日的失败也未必孕育明日的成功,王思聪会再次“败家”吗?


靠投资身价飙升至60多亿

1988年冬季的一天,一名男婴在辽宁大连呱呱坠地,他父亲是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王健林军队出身,发迹路上吃了不少苦,痛定思痛为儿子定制了一条精英教育道路:6岁念新加坡富人小学,12岁入学英国贵族学校温彻斯特公学,后来是英国G5超级名校伦敦大学学院。

精英二代回国后,王健林却发现,王思聪长成了外黄内白的“香蕉人”:口无遮拦,桀骜不驯,骨子里是西方人那一套思维。于是,王健林与儿子立下口头之约:先给5个亿零花钱,如果连续失败两次,就要老老实实回万达上班。

揣着老爸的5个亿,王思聪在2009年创立了北京普思投资有限公司。普斯取自希腊语,意思是先见之明,主营业务包括项目投资、投资管理、投资咨询等。

天眼查APP显示,普思投资投资规模超过30个亿,曾投过英雄互娱、大众点评、乐视体育、人人车、汉拿山等项目。仅在2015年—2017年之间,普思投资数额就高达48笔,确实很有不差钱的作风。

对于自己的投资思路,王思聪率性放言,自己有钱慢慢选喜欢的项目,可以不靠公司赚钱吃饭。话虽任性,王思聪的确展现了独到的投资眼光。

任性而为的王思聪,投资的项目中很快就有5个成功上市:2013年10月3日,云游控股在港交所挂牌上市;2013年12月9日,殡葬业龙头福寿园在港交所挂牌上市;2014年7月9日,互动视频社交平台天鸽互动在港交所挂牌上市;还有2014年8月7日乐逗游戏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以及两个月后无锡先导股份在创业板指上市。其中,乐逗游戏的上市为王思聪带了近5倍的投资回报。

投资事业硕果累累的同时,“娱乐圈纪委书记”王思聪还将目光投向其熟悉的文娱行业,逐步搭建了一个覆盖游戏直播、主播经纪、电子经纪、内容制作的文娱帝国。

2015年,王思聪成立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熊猫互娱一经成立,便获得了红杉中国、真格基金、华兴新经济基金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同年成立的香蕉计划集团,也于2017年获得B轮融资,领投方为经纬中国和竞远投资。


到了2018年,王思聪投资七年之久的IG俱乐部,成功夺得英雄联盟世界赛冠军,正式奠定了王思聪电竞业“王校长”的地位。

随着部分投资项目的上市或成功退出,王思聪的身价曾达到60多亿元,一度高居2016年中国80后富豪榜第二位。2017年,王思聪个人身家超过王健林2008年时的个人财富,在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中排第37名。有人预言称,王健林未曾实现的迪士尼美梦,有望被儿子实现了。

面对外界的关注,王思聪自信地对媒体表示:作为首富的儿子,有生之年最大的挑战,就是超过父亲的成功高度。

再次成为被执行人

凭借着普通人难以匹及的资源和视野,王思聪在商业世界一路狂飙突进。不过随着时间推移,坏消息接踵而至:投资项目踩雷、熊猫TV倒闭、香蕉计划被收购,曾为他带来无限荣光的文娱帝国今不复昔。

正如王思聪的个性一般,他的投资风格也任性自我,对乐视体育的投资就是例子之一。

据媒体报道,王思聪曾约乐视体育CEO雷振剑在万达索菲特酒店6楼的餐厅吃饭,见到雷振剑,王思聪开口便问“我想投,让不让投?”仅凭一顿饭的功夫,王思聪敲定了对乐视体育的A轮融资,成为其第八大股东。

谁料,乐视体育擅自挪用40多亿元资金,普思投资及多位商业大佬、金融机构均蒙受损失。2018年11月,普思资本向北京仲裁委员会请求,裁决乐视体育赔偿经济损失9785.16万元,然而由于贾跃亭迟迟不回国,乐视走向破产,这笔损失似乎难以得到赔偿。

此外,普思投资还踩雷了财务造假的九好集团。2015年11月,鞍重股份拟通过重大资产置换、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和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的方式,与包括普思资本在内的交易对方,将合计持有的九好集团100%股权进行置入。但随后九好集团被曝虚增收入、虚构银行存款,存在多项财务造假行为。受其牵连,普思投资被证监会给予警告处分,并被处以罚款10万元。

另一方面,在直播领域名噪一时的熊猫TV,也未能撑到最后。天眼查APP显示,熊猫TV2015年、2016年、2017年分别亏损5000万元、5亿元、8亿元。2018年资本寒冬来临后,熊猫TV长达22个月未能获得任何融资,最终于2019年3月资金链断裂而被关停,王思聪及普思投资承担了熊猫互娱近20亿元债务。王思聪也因此登上被执行人名单,限制高消费,名下房产、车辆、银行存款等财产均遭到查封。

熊猫TV的溃败将香蕉计划拖下水。2019年7月15日,上海香蕉计划娱乐文化有限公司被冻结270万元股权,上海香蕉计划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被冻结6850万元股权,香蕉计划电子游戏有限公司被冻结140.7万元股权。2019年12月7日,编剧刘晓峰公开讨要版权费的消息,也令香蕉计划的经营困境浮出水面。

2020年1月14日,天眼查APP显示,上海香蕉计划电子游戏公司发生工商变更,王思聪退出公司股东及监事,退出前持股9.5%,新增股东英雄体育管理有限公司,持股63.5%。1月15日,英雄体育官宣收购香蕉游戏。

2021年1月21日,王思聪再成被执行人的消息传出,王思聪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有媒体报道,王思聪是因替人担保而卷入这起事件并被连带强制执行。

天眼查APP显示,王思聪于2021年1月11日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执行标的为77014336元,涉及案号为(2021)沪74执26号。执行法院为上海金融法院,同时该案件还包含三位被执行人:代琳、刘亮、刘书建。

代琳、刘亮,便是曾经轰动一时的“48亿婚礼惨案”的主角,上市公司ST游久(ST游久,600652.SH)的第二、第三大股东。

王思聪回家上班?

但“老赖”风波并未影响王思聪再战江湖。

在被法院强制执行之后3天,即2021年1月14日,王思聪与父亲王健林共同成立了万达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亿元。公司法定代表人及最终受益人为王健林,王思聪为董事,由大连合兴投资有限公司100%持股,而王健林和王思聪分别持有大连合兴98%和2%的股权。

这一消息也引发外界诸多猜测:难道王思聪真的要回万达上班了?

在王思聪自立门户的这些年,万达集团早已今非昔比,先是甩卖文旅项目和海外地产断臂求生,还未得以喘息,旗下多个主营产业便再度遭到疫情重创。

财报显示,2019年度万达电影实现营收154.35亿元,同比下跌5.23%,归母净利润为-47亿元,同比暴跌324.87%。到了2020年,下跌态势愈发显著,7月15日,万达电影发布半年业绩预告,预计上半年净利润亏损15亿-16亿元。


对于亏损原因,万达电影在公告中表示,2020年上半年,公司属下600余家国内影城自2020年1月23日起一切收歇,境外影城也自2020年3月尾停息开业,公司投资的影片、影视剧拍摄进度因疫情有所耽误。

而万达的核心产业万达商管同样业绩惨淡。2020年业绩尚未公布,但公司自2019年就开始走下坡路。数据显示,2019年万达商管分别实现营业收入和净利润786.56亿元、243.98亿元,同比降幅分别为26.18%和17.28%。

陷入困境的还有万达酒店。万达酒店发展公告显示,2020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46亿元,同比减少37%。期内归属股东净亏损3618万港元,而2019年同期为净利润3968万港元。

除了业绩滑坡、负债高居不下,万达内部还曝出内部贪腐、高管集体出走等问题。2021 年元旦前,万达商管副总裁兼丙晟科技总裁朱战备涉嫌贪腐,被上海警方带走调查。2020年1月,万达有5名高管离职,而宝贝王总裁曲德君、地产总裁吕正韬、副总裁尹海也陆续选择离开。

父子联手后,王思聪此举也被引来“要回万达上班?”的猜测。对于回归万达、乃至于将来打算接班万达的王思聪而言,肩上的担子显然不轻松。


责任编辑:龚婉玲(P0263)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一周热文排行

精彩推荐

©奇点商业 让商业地产独立思考 iqidian.com

京ICP备1806448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