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eng_share_thumbnail
爱迪尔并购“爆雷”预亏近10亿 账上仅剩1500万还想跨界 ——凤凰网房产北京
爱迪尔​业绩“爆雷”,与其在2017-2018年收购的三家子公司未完成业绩承诺有关。 -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
//m.iqidian.com/news/hangye/2021_02_01-53799097_0.html
北京
{{ifh_ad_material}}

爱迪尔并购“爆雷”预亏近10亿 账上仅剩1500万还想跨界

时代周报 2021-02-01 10:54

由于部分问题需要进一步核实和完善,同时需中介机构发表核查意见,爱迪尔(002740.SZ)对深交所的关注函将延期至2021年2月5日前完成回复。

1月29日晚间,爱迪尔披露上述信息。

1月20日,爱迪尔发布2020年业绩预告,预计归母净利润亏损8.46亿-9.5亿元,2019年同期亏损3亿元;2020年营收预计为16亿-20亿元,2019年同期为19亿元。

爱迪尔表示,业绩预亏的主要原因为三家子公司的问题。其中,深圳市大盘珠宝首饰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大盘珠宝”)失控,预计全额计提减值;重大资产重组标的公司江苏千年珠宝有限公司(下称“千年珠宝”)、成都蜀茂钻石有限公司(下称“蜀茂钻石”)则因为疫情原因无法完成业绩承诺,计提商誉减值。

对此,1月22日,深交所下发关注函,要求爱迪尔分项目详细说明上述因素对2020年业绩的影响金额。

连续两年亏损的爱迪尔也在尝试自救。

1月20日,爱迪尔发布公告称,公司正积极开展引入战投莆田市国有资产投资有限公司的相关工作,但该事项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1月26日,就子公司失控及业绩承诺等问题,爱迪尔董秘办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相关情况以公告为准,“(引战的)具体协议还在协商,还未签署文件落实”。

从2020年7月开始,爱迪尔股价一路下跌,2021年1月27日更一度下探至3.76元/股,创历史新低。

截至1月29日收盘,爱迪尔报4.12元/股,总市值18.71亿元。

子公司“失控”

爱迪尔业绩“爆雷”,与其在2017-2018年收购的三家子公司未完成业绩承诺有关。

业绩预告显示,爱迪尔对大盘珠宝失去有效控制,自 2020 年 4 月起不再纳入合并报表,预计对该投资全额计提减值。同时公司对大盘珠宝提供担保,存在部分贷款已逾期,将产生预计负债,属于非经常性损益。

2017年4月,爱迪尔以2.55亿元收购了大盘珠宝51%的股权。大盘珠宝在2017、2018两年均完成业绩承诺,但在2019年未达到业绩要求。

此时,大盘珠宝已显现“失控”迹象。

在2020年5月发布的公告中,爱迪尔表示,“鉴于评估机构无法对大盘珠宝商誉减值测试出具评估报告”,因此暂时不能确定大盘珠宝2019年度利润的具体数据。

同年7月,爱迪尔发布公告称,大盘珠宝已失去有效控制,“大盘珠宝拒绝配合整改,拒不交接公章、证照、账册等资料,从根本上侵害剥夺了上市公司对大盘珠宝的控制权”。

在2021年1月4日披露的公告中,爱迪尔表示,公司为大盘珠宝实际担保余额1.19亿元,占公司2019年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4.52%,其中逾期担保6117万元,占公司2019年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2.33%。

对此,爱迪尔表示,公司作为担保人在最高额保证担保范围内承担担保责任的可能性极大,且追索结果存在较大不确定性,能追回的资产无法预估。

除却失控的大盘珠宝外,另两家未完成业绩承诺的子公司千年珠宝和蜀茂钻石均为爱迪尔在2018年收购的资产,2020年为两家子公司业绩承诺的最后一年。

“买买买”还导致爱迪尔的资金链格外紧张。2020年半年报显示,爱迪尔的财务费用猛增至2663万元,同比增长38.92%。

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爱迪尔应收账款期末余额为11.67亿元,存货期末余额为15.9亿元,“有存在资金占压、计提坏账准备、使财务收益与预计收益发生偏离的风险”。

两度求援地方国资

面对如此困境,2019年至今,爱迪尔已经接连两次向福建地方国资求援。

2019年2月,爱迪尔发布公告,公司实控人苏日明及其一致行动人和其他股东向龙岩市汇金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汇金集团”)、龙岩市永盛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永盛发展”)作价2.17亿元转让公司10.89%的股权。汇金集团和永盛发展均由福建省龙岩市国资委100%控股。

同年5月,爱迪尔更改公司注册地址,从深圳市转移至福建省龙岩市。

2020年三季报显示,永盛发展和汇金集团分别位列公司第六、第九大股东。

2019年10月,爱迪尔向汇金集团申请不超过1.5亿元借款,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和偿还借款,但这并未缓解公司资金紧张的局面。

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爱迪尔短期借款高达8.93亿元,而2018年同期仅为5.34亿元,流动负债总计高达18.23亿元,而2018年同期仅为9.2亿元;同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一直为负。2017―2019年,该项指标分别为-3.56亿元、-5479.9万元和-3345.8万元。

2021年1月20日,爱迪尔发布公告称,近期在积极开展引入战略投资者莆田市国有资产投资有限公司的相关工作。“截至目前,本次引入战略投资者的交易定价、交易方案、持股比例等尚未明确,亦尚未取得莆田市政府的正式书面批复以及签署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战略投资者引入协议等,故本次引入战略投资者事项尚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天眼查显示,莆田市国有资产投资有限公司为莆田市国资委100%持股的企业。

1月27日,一位熟悉珠宝行业的投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爱迪尔作为国内市场较为知名的珠宝品牌,依然拥有颇高的投资价值。

“爱迪尔的创始人苏日明是福建人,在当地拥有不小能量,能够从龙岩和莆田寻求国资支持也是可以理解的。对当地来说,多了一家上市公司也是好事一件。”该投资人士称。

耐人寻味的是,爱迪尔总裁徐新雄在2021年1月宣布因个人原因辞职,仍担任董事职务。徐新雄曾担任过汇金集团的总经理、副董事长等职务。目前,新任总裁人选尚未确定。

频繁跨界

2020年,爱迪尔在资本市场最高光时刻无疑是6月-7月间的“七连板”。

2020年6月24日至7月6日,爱迪尔连续7个交易日涨停。截至7月6日收盘,爱迪尔报9.50元/股,总市值达43.14亿元。涨停原因显示,爱迪尔属于抖音概念股和互联网金融概念股。

然而,据时代周报记者调查,爱迪尔早在2016年就已将旗下互金子公司北京爱投融转手他人,且北京爱投融已于2019年11月被吊销营业执照。(详见时代周报刊发于2020年7月7日的报道《爱迪尔“七连板”背后:旗下互金公司已吊销》)

2020年7月8日,深交所向爱迪尔下发关注函,要求爱迪尔说明公司是否涉及互联网金融及抖音相关业务。

7月9日晚间,爱迪尔回复深交所称,公司目前不涉及互联网金融业务。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自2015年上市后,爱迪尔格外热衷跨界转型,多次试图将珠宝概念与互联网、房地产等领域扯上关系。除了曾表示要建成“互联网+珠宝开放平台”外,还涉足互金、区块链和5G等多个领域。

在2020年半年报中,“互联网+珠宝”开放平台项目募集金额3.9亿元,投入金额2170万元,投资进度仅5.44%。

对此,爱迪尔表示,由于公司目前经营状况及流动资金紧缺的困境,且公司存在逾期债务及资金链紧张情形,最终决定终止实施该非公开募投项目,将募集资金永久补流。

对此,前述投资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近两年珠宝行业整体较为萎靡,不少珠宝企业均在谋求跨界转型,“但珠宝行业的特点是购买频率低、价格昂贵、定制化程度高,因此互联网化的程度一直不高”。

2020年12月,爱迪尔再次跨界房地产行业。爱迪尔旗下子公司迪加珠宝拟对公司下游加盟商四平市宝泰珠宝的全资子公司城裕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进行增资,用于建设四平市“爱迪尔•宝泰珠宝”文化产业园。

该项目的可行性报告显示,该项目总投资估算15.06亿元,自有资金投入为3亿元。

然而,2020年三季报显示,爱迪尔三季度末的货币资金仅1566万元,同比减少88.26%。对此,爱迪尔解释称,系票据保证金和贷款保证金大幅下降所致。

责任编辑:赵佳琪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一周热文排行

精彩推荐

©奇点商业 让商业地产独立思考 iqidian.com

京ICP备1806448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