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eng_share_thumbnail
股价大跌、市值失守 泡泡玛特怎么了 ——凤凰网房产北京
在万物皆可盲盒的时代,顶流可能不止一个,泡泡玛特的行业壁垒不够坚固,破防就在所难免。 -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
//m.iqidian.com/news/hangye/2021_03_23-53972273_0.html
北京
{{ifh_ad_material}}

股价大跌、市值失守 泡泡玛特怎么了

北京商报 2021-03-23 10:51

3月21日,泡泡玛特加拿大首店开业,这是泡泡玛特在北美市场开设的第一家海外店铺。但是迎接泡泡玛特的非但不是“出海成功”的欣喜,反而是又一次的股价大幅下跌。3月22日,在港股上市的“盲盒第一股”泡泡玛特股价出现异动,当日股价跌幅超10%,市值已跌破900亿港元。和上市时的风光无限相比,上市后泡泡玛特一直饱受争议,其营销方式引发的赌博沉迷心理、二次销售丑闻以及诸多售后问题引发股价持续下跌,泡泡玛特市值严重缩水。与此同时,竞争者TOPTOY的崛起颇为引人注目。专家认为,在万物皆可盲盒的时代,顶流可能不止一个,泡泡玛特的行业壁垒不够坚固,破防就在所难免。

市值蒸发173亿港元

3月22日,泡泡玛特股价现大跌,上午盘中低见63.3港元,截至中午12点,跌幅6.63%,报64.05港元,总市值跌穿900亿港元。午后股价跌幅更是超过10%。截至收盘时,报61.9港元,跌幅9.77%,市值867.8亿港元。

泡泡玛特于2020年12月在港交所上市,发行价38.5港元,当日开盘后股价即飙升至75港元左右,大涨95%,一度创下107.6港元/股高点,市值突破千亿达1040亿港元上下。自上市后,泡泡玛特的股价持续攀升,市值一度达到1200亿港元。

但此后,泡泡玛特股价也出现多次大跌,截至3月22日,股价较高点已累计下跌40%,市值缩水近173亿港元(约合人民币145亿元)。

针对当日股价下跌,北京商报记者向泡泡玛特发送了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时尚未得到对方回复。

作为“盲盒第一股”,泡泡玛特在香港上市及其过高的估值一度成为投资界的现象级问题。

麻烦不断

泡泡玛特成立于2010年,2015年开始向潮玩转型,并推动了潮玩在中国大规模商业化。根据招股书内容,泡泡玛特的业务主要围绕艺术家挖掘、IP孵化运营、消费者触达以及潮玩文化推广与培育四个领域展开。

2017-2019年,通过加速线下门店布局并铺设大量自助售货机(机器人商店)以及天猫旗舰店的收入贡献持续加大,泡泡玛特不仅实现了扭亏,年营业收入也从1.58亿元增长到16.83亿元,毛利率高达64.8%,显示出超强的赚钱能力。

与此同时,快速发展的泡泡玛特也暴露出越来越多的问题。2020年12月,有网友曝光在泡泡玛特济南店铺购买的盲盒封口处有黄色胶水痕迹,疑似被拆封过。经过核实,泡泡玛特承认情况属实,盲盒二次销售的问题由此浮出水面,泡泡玛特股价也随之大跌。

接着,新华社又刊文指出,盲盒经济会引发上瘾和赌博,滋生畸形消费,应加强监管。当日,泡泡玛特市值即蒸发120亿港元。

除了上述两大“标志性”事件,泡泡玛特还存在大量投诉。在黑猫投诉平台上,与泡泡玛特相关投诉多达3300多条,涉及未发货不退款、盲盒商品缺失、玩偶有瑕疵返厂后不寄回、拖延发货等问题。泡泡玛特正在面临品牌形象和口碑的双向冲击。

与此同时,以名创优品旗下潮玩独立品牌TOPTOY为代表的竞争者也在不断进入,分食市场。去年12月,TOPTOY在广州开出首家旗舰店,三天即创下108万元的销售业绩,业内不免将其视为泡泡玛特的有力竞争者。

和泡泡玛特专注于盲盒这一细分赛道不同,TOPTOY更强调集合的概念,产品覆盖盲盒、艺术潮玩、日漫手办、美漫手办、娃娃模型、拼装模型、积木等七大核心品类。

有媒体将泡泡玛特与TOPTOY各自业绩最好的店做对比,泡泡玛特北京王府井APM店月销售额约200万元,TOPTOY广州正佳广场店则接近400万元,是泡泡玛特的两倍。

“虽然潮玩市场正处于快速增长期,并吸引大量消费者,也令泡泡玛特获得了更大的发展空间,但若是质量问题无法保证也将损害泡泡玛特自身的市场竞争力和消费者对该公司的信任度。”投资分析师许杉认为,现阶段选择入局潮玩市场的从业者越来越多,市场竞争加大是必然的趋势,在更多后来者的持续加码下,泡泡玛特更应保证旗下产品的创新和质量以稳定发展。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认为,泡泡玛特是以盲盒玩法为主导的企业,也就是玩法本身比盲盒中的潮玩IP更关键。盲盒本身是没有门槛的,任何一家拥有系列玩偶手办的企业都可以进入到盲盒领域。泡泡玛特上市,引发了大量企业跟进,而泡泡玛特在盲盒玩偶IP上的内容填充不足,IP的输出缺少可持续性,因此,如何提高盲盒玩法的门槛,是泡泡玛特未来要重点突破的。

泥沙俱下待监管

作为“盲盒第一股”,泡泡玛特的估值泡沫正在被挤压。但这并不意味着整个盲盒市场的热度也会随之冷却。

根据方正证券研究所2020年12月发布的报告《泡泡玛特150页深度报告:星火燎原,星辰大海》,潮玩及盲盒经济崛起的背景是经济发展,人均GDP增长后文娱消费起飞。潮玩及盲盒的主要受众是Z世代(1995-2009年出生的人)人群。截至2019年末,我国Z世代人群约为2.6亿,占总人口的16%。随着Z世代步入社会,将释放巨大的文娱消费增量。预计2024年,中国潮玩市场规模将会增长至763亿元,2019-2024年复合增速达29.8%。

当下,国内潮玩和盲盒市场的头部竞争尚未形成,各种玩家的进入也导致市场泥沙俱下。

中消协今年1月曾指出,目前盲盒商家存在过度营销、虚假宣传、产品质量难以保障和消费纠纷难以解决四类主要问题。盲盒也不仅仅局限于潮玩,甚至还衍生出手机盲盒、宠物盲盒、美妆盲盒等。

盘和林指出,盲盒本身就是一种潮流。但潮流终会过去,风口过后,消费者会注重IP更胜于盲盒玩法本身。从这个层面来说,即便如泡泡玛特面对的也是一个有天花板的市场,而且随着未来监管的跟进,很可能行业还会出现一定的风险性。

北京商报记者 孔瑶瑶 郑蕊


责任编辑:龚婉玲(P0263)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一周热文排行

精彩推荐

©奇点商业 让商业地产独立思考 iqidian.com

京ICP备1806448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