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eng_share_thumbnail
金螳螂“反刀”许家印 ——凤凰网房产北京
“相爱”13年,“相杀”1年,许家印和朱兴良的爱恨情仇仍在继续。作者|卢泳志编辑丨高岩来源|野马财经许家印和“家装行业大佬”朱兴良之间的故事仍在继续,这一次金螳螂“反刀”了中国恒大。国庆节刚过(10月8日),中国恒大(3333.HK)在四川 -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
//m.iqidian.com/news/hangye/2022_10_11-55852997_0.html
北京
{{ifh_ad_material}}

金螳螂“反刀”许家印

野马财经 2022-10-11 20:00

“相爱”13年,“相杀”1年,许家印和朱兴良的爱恨情仇仍在继续。

作者 | 卢泳志

编辑丨高岩

来源 | 野马财经

许家印和“家装行业大佬”朱兴良之间的故事仍在继续,这一次金螳螂“反刀”了中国恒大

国庆节刚过(10月8日),中国恒大(3333.HK)在四川崇州新增一条立案信息,苏州金螳螂建筑装饰股份有限公司起诉四川崇州贝德投资有限公司、成都鑫悦置业有限公司。

从表面来看,这起案件并无太多看点,但其背后却涉及两个重量级企业:一个是地产行业巨鳄中国恒大,一个是装修工程行业龙头金螳螂。

据爱企查显示,四川崇州贝德是成都鑫悦置业的全资子公司,后者穿透股权为恒大成都全资子公司,最终控制者为香港企业安基(BVI)有限公司,实控人为许家印。

来源:爱企查

而金螳螂(002081.SZ)的大股东为苏州金螳螂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持股24.44%,后者大股东为苏州金螳螂控股有限公司,持股73.06%,而金螳螂控股大股东为朱兴良,持股70%,亦为实控人。

实际上,金螳螂与中国恒大的“纠葛”要追溯到2008年,这一年二者开始业务往来。之后,中国恒大一度成为金螳螂的第一大客户。

在与中国恒大最亲密的日子里,朱兴良甚至跟着许家印玩起了足球。

2015年11月,广州恒大淘宝足球俱乐部登录新三板,成为亚洲足球第一股。2016年1月14日,恒大淘宝定向增发8.69亿元,金螳螂购得250万股成为其第六大股东。

然而,随着2021年3月恒大淘宝足球俱乐部摘牌,朱兴良的这笔投资终成空。同样是在这一年,中国恒大“暴雷”,随即被金螳螂告上法庭。

“相爱”13年,“相杀”1年,许家印和朱兴良的爱恨情仇仍在继续。金螳螂表示,与恒大的官司正在正常推进中,已有部分回款,其余正在积极协商中。

不念旧情,对簿公堂

作为曾经的第一大客户,中国恒大暴雷后,金螳螂没有念旧情,直接将其告上法庭。

2021年10月20日,鄂州市梁子湖区人民法院对金螳螂因其他民事起诉恒大武汉公司、鄂州恒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一案正式立案。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诉讼距离中国恒大暴雷只有一个月。两个月后,金螳螂以上市主体公司苏州金螳螂建筑装饰股份有限公司的名义向中国恒大提起诉讼。

来源:企业公告

2021年12月3日,金螳螂公告称,本次起诉恒大涉及案件共694件,案由均为恒大及其成员企业未按合同约定如期支付工程款等款项,案涉标的额共8.82亿元。

十几天后(12月31日),金螳螂再次发布公告称,自前次披露《关于诉讼事项的公告》至本公告披露之日,公司及子公司连续十二个月累计诉讼、仲裁案件合计17.17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0.09%。

其中,涉及与恒大集团及其成员企业的诉讼案件共337件,合计16.41亿元,达到此次金螳螂披露的合计涉案金额的95.57%。

金螳螂表示,公司涉诉案件中多数案件为公司作为原告要求交易对方支付拖欠公司的工程款等款项。

来源:金螳螂官微

据此前公告显示:金螳螂手上的恒大集团相关商业承兑汇票总额近60亿元,其中17亿元已和恒大达成资产抵偿解决;剩余41亿元中有6035万元已到期未兑付。

据公众号“房财经”统计,截至目前,金螳螂与恒大的相关案件共有245起,其中与恒大一同为被告身份的案件6起,均在2021年6月之前。其余239起案件,均为金螳螂起诉恒大。

今年9月,金螳螂在投资者关系平台上回复表示,公司对恒大的诉讼在正常进行,金螳螂家正在进行业务转型和结构调整,且业务占比很少。

从“相爱”到“相杀”

金螳螂成立于1993年,创始人为朱兴良,目前是金螳螂母公司苏州金螳螂控股有限公司的大股东兼实控人。

在朱兴良的带领下,金螳螂于2006年上市,成为装饰行业首家上市公司,并且已连续18年被中装协评为中国装饰百强。

不过,据以往报道,朱兴良已于2000年不再管理公司具体事务,而是专注结交人脉,其中就包括与许家印的商业交情。

2007年,中国恒大开始与供应商战略合作;2008年,金螳螂与中国恒大开启业务往来,甚至以接手恒大项目为荣。

2010年11月,金螳螂与中国恒大正式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从2012年开始,中国恒大成为金螳螂第一大客户,当年其业务占比达到6.71%。

之后,金螳螂第一大客户的营业收入占比逐渐增高,2020年超过20%。在业界看来,所谓第一大客户,不言而喻。

2021年,金螳螂出现亏损。当年,实现营业总收入253.74亿元,同比下降18.79%;归母净利润亏损49.5亿元,由盈转亏。

来源:Wind

再往前看,2016年至2020年,金螳螂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6.83亿元、19.18亿元、21.23亿元、23.49亿元和23.74亿元,而2021年前三季度,金螳螂仍然盈利14亿元。

对于业绩的大幅亏损,金螳螂表示,主要因为对客户应收项目计提减值准备所致。在为客户提供装饰装修业务服务过程中,收取了客户开出的商业承兑汇票。因客户资金周转困难,出现了商业承兑汇票逾期未兑付情况。

截至2021年12月31日,金螳螂持有该客户应收票据、应收账款等应收债权共计77.30亿元,其中,逾期未兑付票据24.96亿元,未到期票据17.6亿元,应收账款16.76亿元,以资产抵偿票据17.98亿元。

至于上述所称“大客户”,业界多认定为中国恒大。据以往的公开数据显示,在2021年的三季度报告中,金螳螂因恒大集团及其成员企业资金周转困难,出现商业承兑汇票逾期未兑付情况,剩余应收恒大集团商业承兑汇票余额为42.54亿元。

至此,金螳螂与中国恒大的关系急转直下。在2021年半年报中,金螳螂声明已暂停承接恒大集团及其成员企业项目。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6月30日,金螳螂对恒大的应收款项总敞口合计82.4亿元,累计计提各类减值损失57.89亿元,应收款项敞口净额24.51亿元。

关于如何应对2022年的坏账,金螳螂表示,审计收款一直是公司主要工作,同时,针对某些坏账,公司也会积极采取诉讼等手段,保证公司权益,保护投资者利益。

金螳螂亮“刀锋”

2021年,家装行业表现整体低迷,受中国恒大债务危机影响,多家家装企业出现业绩亏损,流动性压力加剧。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21年底,金螳螂、广田集团(002482.SZ)、宝鹰股份(002047.SZ)、全筑股份(603030.SH)分别持有中国恒大应收债权77.3亿元、58.64亿元、41.84亿元、40.58亿元,合计达218亿元。

来源:企业公告

被中国恒大所累,今年5月31日,广田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受第一大客户恒大集团影响,有3.92亿元银行债务出现逾期,因为债务违约,公司债权人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

和广田集团不同,金螳螂没有选择“躺平”,而是第一时间内向中国恒大提起诉讼。

与此同时,金螳螂也在调整转型。金螳螂在2021年半年报中表示,公司已围绕EPC、装配式和BIM技术,开展一系列革新与升级,使企业在市场竞争中保持领先。

今年9月份,金螳螂再次强调,公司将紧抓市场需求,精细化管理,以高质量发展为重点,围绕EPC项目、装配式、重点区域市场深耕、新业务开拓、优化业务结构,不断提升市场竞争力。

作为国内装饰装修行业龙头企业之一,金螳螂以公装业务起家,2015年8月进军家装领域,投资2.7亿元的“金螳螂·家”全国门店数量一度达到180家。

来源:罐头图库

在短暂的辉煌过后,金螳螂家装业务营收比重开始下降,2019年营收占比仅为12%。2020年7月,金螳螂转让和注销了51家“金螳螂·家”系列子公司。

当时,金螳螂董事长王汉林表示,“金螳螂·家”这一互联网家装品牌,在上市之初被公司寄予厚望,但目前家装市场价格透明,竞争激烈,且利润偏低。

如今,金螳螂重新聚焦公装业务,强调以EPC(项目总承包)和装配式装修为战略增长目标,这也意味着金螳螂再次转型。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金螳螂主要业务还是聚焦于公装领域,做装饰EPC总包,其家装领域业务占比并不大,而恒大债权对其影响主要体现在短期现金流方面。未来建筑装修行业,尤其是公装EPC会有较多机会,但行业整体还是趋于稳健增长。

无论金螳螂的转型是否成功,其与中国恒大的故事注定仍将继续。至于其什么时候才能完全摆脱来自恒大的负面影响,恐怕尚需时日。

关于两位地产大佬的爱恨情仇,您有什么样的感受和看法呢?欢迎留言评论!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一周热文排行

精彩推荐

©奇点商业 让商业地产独立思考 iqidian.com

京ICP备1806448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