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eng_share_thumbnail
陷关联交易风波 监事会主席辞职 南方黑芝麻“糊”了吗? ——凤凰网房产北京
多位高管陷关联交易后,“黑芝麻糊第一股”监事会主席辞职。1月7日晚,南方黑芝麻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方黑芝麻”)发布公告称,李汉朝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南方黑芝麻第九届监事会监事、监事会主席职务 -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
//m.iqidian.com/news/pinpai/2020_01_09-52531106_0.html
北京
{{ifh_ad_material}}

陷关联交易风波 监事会主席辞职 南方黑芝麻“糊”了吗?

北京商报 2020-01-09 11:23

多位高管陷关联交易后,“黑芝麻糊第一股”监事会主席辞职。1月7日晚,南方黑芝麻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方黑芝麻”)发布公告称,李汉朝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南方黑芝麻第九届监事会监事、监事会主席职务。业内人士认为,近年来南方黑芝麻频繁跨界布局,反而使得业绩增收不增利,如若管理层不是去思考如何去改善经营,而是想着如何用资本手段谋取私利,最终可能会让南方黑芝麻“糊”了。

监事会主席辞职

南方黑芝麻监事会于近日收到监事会主席李汉朝提交的书面辞呈。李汉朝辞职后,不再担任南方黑芝麻任何职务。据悉,监事会主席是监事会的日常工作负责人,也是监事会会议召集人和主持人,对股东负责,其职责是监督高管。

根据《公司法》《证券法》《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等法律法规及《公司章程》的相关规定,李汉朝的辞职导致公司监事会成员低于法定最低人数,其辞职在南方黑芝麻股东大会选举新的监事后方能生效,在此之前,李汉朝将继续履行公司监事职责,不会影响南方黑芝麻及监事会的正常运作。南方黑芝麻监事会将按照法定程序尽快完成监事补选及选举新任监事会主席的工作。

天眼查显示,李汉朝曾任南方黑芝麻第五、第六、第七届事会副董事长,兼任江西南方黑芝麻董事长、黑五类物流公司董事长、黑五类食品集团董事总裁。

不过,李汉朝辞职后仍持有1050万股的南方黑芝麻股份。资料显示,南方黑芝麻的实际控制人是李氏家族(李汉荣、李汉朝及亲属)以及一致行动人韦清文,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持有南方黑芝麻30.63%股份的控股股东黑五类集团为韦清文和李氏家族持有。

由实控人李氏家族持有的黑五类集团,一直以来因与南方黑芝麻多有资金黏连备受争议。2019年12月20日,南方黑芝麻及其董事长韦清文、董事会秘书龙耐坚、财务总监李维昌三位高管,因未按规定披露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关联交易、变更部分募集资金使用用途未履行审议程序,被广西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广西证监局查明,自2014年起,南方黑芝麻陆续与深圳同行同路广告有限公司签订系列广告合同,并预付大额广告款项。2017年、2018年,南方黑芝麻通过预付同行同路广告款间接向控股股东黑五类集团等关联方划转资金分别不少于2053.77万元、4746.23万元。

关于李汉朝辞职是否与黑五类集团关联交易存在关系,北京商报记者联系采访了南方黑芝麻,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业绩增收不增利

近年来,尽管南方黑芝麻实现营收增长,但利润却出现连续下滑。2019年三季报财报显示,南方黑芝麻前三季度实现营收29.96亿元,同比增长31.26%;净利润2921.08万元,同比下滑40.72%。对于前三季度营收增长,南方黑芝麻表示,这主要是子公司上海礼多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收入增加;净利润减少是由于当期预缴所得税增加。

2018年,南方黑芝麻实现营业收入39.64亿元,同比上升43.03%;净利润0.6亿元,同比下降46.06%。其中电商业务大涨,电商业务实现营业收入17.1亿元,同比增长899.89%,因此引来深交所问询。2019年6月3日,深交所公司管理部向南方黑芝麻下发了年报问询函,要求说明电商业务收入增长但净利润大幅度下降的原因。

在回复问询函时,南方黑芝麻表示,本期毛利率较高的冲调类等产品销售未能实现增长(成本增加、售价提高、市场需求乏力),该品类产品收入同比下降,对毛利额贡献下降,而营业收入的增长来源主要为毛利率相对较低的电商业务,电商业务收入同比增长853.51%,由于电商业务毛利率较低,虽然收入大幅增长,但对毛利额的增长贡献不明显。

事实上,南方黑芝麻净利连年下降与持续加大销售费用的投入不无关系。据往年财报显示,南方黑芝麻销售费用从2008年的6772.71万元飙升到2018年的5.03亿元,增长近8倍。而每年广告、业务宣传、促销等所花费用占南方黑芝麻销售费用的50%左右。

但高投入并没有换来相应的回报。南方黑芝麻在2019年半年报中称,饮料产品作为公司战略性产品,在报告期内仍处于培育期,虽然个别品类产品销售取得一定增长,但业绩暂时未能取得大的突破。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黑芝麻糊产品品类老化,无法适应当前消费者个性化需求。同时,南方黑芝麻饮品也没有蹭到植物饮料的红利。此外,仅聚焦于南方黑芝麻领域在一定程度上局限了自身布局。

主业弱副业待兴

“除销售费用增加,主业弱副业不强也是导致南方黑芝麻增收不增利的主要原因。”业内人士认为。近年来,由于在糊类产品主营业绩增长触碰“天花板”,南方黑芝麻开启了多元化副业之路。先后试水植物蛋白饮料黑黑乳,收购糖果饼干企业,涉足快消品电商平台、锂离子动力电池系统业务等行业。

南方黑芝麻成立超过30年,一直以糊类产品作为主力产品。但是过去几年里,糊类产品已增长乏力。数据显示,糊类产品2017年贡献营收664.5万元,同比增加4.17%;2018年贡献营收539.41万元,同比减少18.82%。

在主业增长乏力的情况下,南方黑芝麻通过入局植物蛋白饮料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2016年,南方黑芝麻推出植物蛋白饮料黑黑乳,同时掷重金冠名江苏卫视《减出我人生》、深圳卫视《极速前进》等节目,并邀请范冰冰做代言人。不过,财报显示,作为南方黑芝麻旗下黑黑乳的主营公司,滁州市南方黑芝麻食品有限公司今年上半年仍亏损1994万元。

此外,南方黑芝麻还在2017年6月投资8000万元控股深圳市润谷食品有限公司,意图借力该公司发力烘焙食品、天然牛油曲奇饼干、橡皮糖(明胶软糖)等业务。财报显示,该公司今年上半年亏损1674.8万元,与上述滁州公司一同成为南方黑芝麻中亏损最多的两家企业。

除在产品上进行多元化尝试,南方黑芝麻还跨界多个领域。2017年5月9日,南方黑芝麻宣布将以总计7亿元的价格收购快消品电商平台礼多多100%股权。2017年6月19日,南方黑芝麻发布公告称,拟出资3亿元参与投资新能源产业中的锂离子动力电池系统经营业务。

“南方黑芝麻主业不精副业不专,虽然不断跨界寻找可盈利的新增长点,但是并未达到预期效果。南方黑芝麻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布局,说明上市公司高管和大股东对公司的发展没有明确的策略。”香颂资本董事沈萌指出。

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南方黑芝麻“家族企业”式的管理方式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企业的发展,也导致南方黑芝麻在新品拓展上并不成功。面对业绩下滑的困局,关键还是要考验管理层的眼界和决心。如若管理层不去思考如何去改善经营,留住消费者的心,而是想着如何用资本手段谋取私利,最终真有可能让南方黑芝麻“糊”了。

责任编辑:赵帅(P0268)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24小时热文排行

精彩推荐

加载中...

©奇点商业 让商业地产独立思考 iqidian.com

京ICP备1806448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