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eng_share_thumbnail
永辉超市鼠年6连涨 其兄弟产业却面临尴尬 ——凤凰网房产北京
受疫情影响,春节后A股开盘首日股市表现低迷,可谓是“万马齐喑”。在这样的大环境下,零售板块的永辉超市表现亮眼,出现了连续的逆势上涨。 -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
//m.iqidian.com/news/pinpai/2020_02_11-52574413_0.html
北京
{{ifh_ad_material}}

永辉超市鼠年6连涨 其兄弟产业却面临尴尬

电商报 2020-02-11 10:15

在全国抗击疫情的特殊时期,自阿里巴巴旗下的盒马鲜生发起与传统餐饮品牌的“共享员工”计划之后,京东到家以及每日生鲜等生鲜电商也纷纷效仿,在全国掀起了一波“人才共享”风潮。

而在这轮风潮背后,是人们只能“肥仔在家”而激发的在线买菜、在线零售的高频需求,以及在这种需求之下新零售业态与传统零售业态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显著区别。这也是为什么,鼠年A股开市之后,零售界只有深入布局新零售产业的产业能够逆市上扬。其中早年就布局新零售的永辉超市在鼠年开市之后一路上涨,2月10日其股价一度飙涨到9.65元/股,与2月3日开盘相比大涨36.3%。

鼠年6连涨

受疫情影响,春节后A股开盘首日股市表现低迷,可谓是“万马齐喑”。在这样的大环境下,零售板块的永辉超市表现亮眼,出现了连续的逆势上涨。

2月10日,永辉超市连续第6天上涨,盘中股价一度涨到9.65元/股,相比2月3日的开盘价大涨36.3%。

永辉超市的股价能有这么强悍的表现,与特殊时期全国居民的需求向线上转移有很大关系。

如上所述,受到疫情影响,为了减少感染风险,大多数人们开始倾向于通过网购来解决日常生活所需,其中尤其以蔬菜、鲜肉、水果等生鲜产品的需求最为旺盛。这不仅仅让生鲜电商的业务得以迅速扩展,也让提前布局新零售产业模式的商超成为本次保证人们日常生活所需的中坚力量。

数据显示,春节期间多数生鲜电商的订单量上升了3-6倍;而得益于提前布局了到家服务,仅2月1日一天,永辉超市到家服务全国订单量便突破20万单,销售额突破2000万元。

如此火热的需求意味着新零售市场将再次迎来高速发展。于是和在线教育、在线办公等概念一样,新零售也成为了当下资本市场的热门产业。而永辉超市作为其中的佼佼者,自然也受到强烈关注。

但新零售企业这么多,能连涨6日,累涨超35%的却只有永辉超市,内中自然少不了其自身实力的支撑。

据了解,以线下商超起家的永辉超市,围绕生鲜供应打造了一个有极大优势的产业链。在上游产品采购方面,永辉设有生鲜研发中心和生鲜采购团队1000多人,分布在全国20多个农产品基地。

永辉以此建立了以一个“全国统一采购+区域直采”的体系,这不仅让永辉可以用比周边市场更低的价格进货,对产品的质量有更强的把握,还让永辉拥有了强大的生鲜供应能力。

另外,通过精细化管理,永辉超市保持了比同行更低的损耗率,极大的降低了成本。据中金证券分析表示,永辉超市的生鲜损耗率约3~4%,只为行业平均水平的一半。

最后,永辉超市在全国各地开设新门店的同时,还通过收购、入股的方式加快在全国的布局,这让永辉的生鲜产品能够在全国范围内销售。

优秀的产业布局,配合亮眼的财报数据,加上即将到来的产业东风,怪不得永辉超市能够获得资本市场的青睐。

但与此刻风光无限的永辉超市相比,永辉旗下的另一兄弟产业的境遇却显得有点尴尬。

尴尬的兄弟产业

据了解,永辉超市自成立以来便一直以生鲜作为主打产品,在新零售概念兴起之前就已经凭借“生鲜超市”的特色闯下一片天地,后来更是在新零售产业东风刮起之时不断探索新零售产业模式,成为生鲜新零售的“高阶玩家”之一。

目前永辉超市在全国已经拥有926家永辉超市门店,其中永辉超市到家业务已覆盖23个省份、102座城市、645家门店,上线永辉生活、永辉社区购、京东到家、美团外卖、饿了么等多个平台,线上业务已经成为了永辉超市业绩的重要支撑点。

春节期间的这一波大涨,也宣告着永辉超市成为了生鲜新零售的代表性企业,有望在未来的时间里获得快速发展。

不过与永辉超市相比,永辉旗下另一产业当下的处境却略显尴尬,那就是永辉云创。

2015年,新零售风潮渐起,一直专注于线下商超的永辉超市抓住机遇,成立永辉云创,定位于探索零售新业态。

被常常拿来与盒马鲜生对比的超级物种,就是永辉云创开发的新零售业态。毫无疑问,永辉期望以永辉云创为“剑”,开出一条新零售之路,从而完成线上、线下产业之间的融合。

初期,永辉超市对永辉云创及超级物种相当“溺爱”,要钱给钱要资源给资源,但是目前来看,永辉云创不但没能完成其在新零售的使命,反而一度成为永辉超市的“拖油瓶”。

数据显示,自创立以来,永辉云创便出现连续亏损,在2018年永辉云创亏损9.45亿元,永辉超市2018年全年归属股东的净利润因此出现18.52%的下滑。

当一列火车在行驶过程中,总有那几节车厢不但不能加速,反而一直在拖慢整列火车速度的时候,列车长会怎么选择?永辉超市选择了将这几节车厢剥离。

2018年底,永辉超市将永辉云创20%的股权以3.9亿元转让给给永辉超市副董事长张轩宁,此后永辉云创不再纳入永辉超市并表范围。

与此同时,作为永辉超市创始人及大股东张轩松的哥哥,张轩宁与张轩松解除了一致行动关系。这也就意味着,永辉云创已经完全归为哥哥张轩宁管理,与弟弟张轩松掌舵的永辉超市不再有之前那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密切关系。

这像极了九十年代的农村家庭常常上演的一件事:分家。

分家不可怕,就怕一个兄弟过的越来越好,另一个却不温不火。2019年,在摆脱永辉云创之后,永辉超市一路高歌猛进,上半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3.69亿元,同比增长46.69%;前三季度净利润15.38亿元,同比增长51.14%。

在这些数据背后,是永辉超市一年新开205家门店的结果,这平均每两天新增一家门店的速度,简直比新零售产业领头羊盒马鲜生还快!

而在另一边,永辉云创在2019年仍然深陷亏损,旗下的超级物种在迎来首家门店关闭之后,又迎来了第二、第三家门店关闭,境遇难言乐观。

尴尬的是,在永辉超市以新零售代表企业而被资本市场追捧的今天,本来定位为永辉旗下新零售业态的永辉云创及超级物种,今后该以什么样的身份自居?而离开弟弟之后“单飞”的张轩宁,此刻该喜还是该忧呢?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永辉超市在将永辉云创剥离之后,并未一概不管。就在今年7月,永辉超市还出资2.66亿元协助永辉云创完成了10亿元的增资。想必有了这10亿元的“补血”,永辉云创或有机会否极泰来。

而未来随着新零售产业的发展,永辉或许要面临一个选择题:在永辉超市已经在新零售领域有所成就的情况下,有没有必要继续维持一个业态与永辉超市类似,却又还没做出成绩的永辉云创?

责任编辑:王唯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24小时热文排行

精彩推荐

加载中...

©奇点商业 让商业地产独立思考 iqidian.com

京ICP备1806448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