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eng_share_thumbnail
联姻9年,蒙牛与达能终于要“一别两宽” ——凤凰网房产北京
蒙牛(02319.HK)与达能(PINK:DANOY)长达8年时间的“联姻”即将画上句号 -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
//m.iqidian.com/news/pinpai/2021_03_01-53889225_0.html
北京
{{ifh_ad_material}}

联姻9年,蒙牛与达能终于要“一别两宽”

时代财经 2021-03-01 16:19

蒙牛(02319.HK)与达能(PINK:DANOY)长达8年时间的“联姻”即将画上句号。

2月28日晚,达能发布公告称,作为达能对其投资的各个品牌和资产进行全面复查的一部分,达能宣布已与中粮乳业投资有限公司(CDI)达成协议,将目前达能间接持有的蒙牛乳业有限公司(蒙牛)的股权转换成直接持有相应的蒙牛股票。

达能还表示,将根据市场情况,在2021年通过一次或者多次交易,剥离蒙牛的持股。

3月1日,蒙牛发布公告称对达能出于自身需要而做出的上述股权结构方面的安排,董事会表示理解和尊重。同时,蒙牛还在公告中指出,董事会相信中粮集团和Arla将继续信任并全力支持董事会和管理层,对蒙牛过去发展充分认可,对蒙牛未来发展充满信心。

自2013年达能入股蒙牛以来,蒙牛的股价一直在持续飙升。从2013年至今,蒙牛股价已经上涨400%。根据官方数据,目前达能在蒙牛的持股市值约为8.5亿欧元,并通过联营公司在2019年贡献了5700万欧元的经常性收益。

如今,蒙牛的股价依然处在上升期,对蒙牛的投资也在不断为达能贡献着收益,在此刻突然结束与蒙牛的“联姻”,这家跨国食品巨头在打什么算盘?

围绕着此次双方股权变动的缘由、公司业务是否会受到影响等问题,3月1日,时代财经分别采访蒙牛和达能相关负责人。蒙牛方面告诉时代财经,蒙牛现有战略股东架构,业务发展和既定战略均不受影响,中粮集团仍将是蒙牛第一大股东。达能方面则表示,暂时未有公开消息披露,一切以公告为准。

结束八年“联姻”

达能与蒙牛的“联姻”始于2013年。当年5月,蒙牛发布公告称中粮集团和达能签署协议,达能通过与中粮的合资公司持有蒙牛乳业4%的股份,成为蒙牛的战略股东,并计划将来根据市场进展增持蒙牛的股份。

根据上述协议,中粮和达能将成立一家合资公司,中粮同意向该合资公司转让蒙牛股份,同时引进达能的酸奶技术和品牌管理经验。新成立的合资公司中粮占股51%,达能占股49%。而随着达能入股蒙牛,达能中国的酸奶业务与蒙牛酸奶业务合并,双方组建新的合资公司专项从事酸奶生产及销售业务。对以上两项合作协议,达能总投资额约26亿元(人民币,下同)。

2014年2月,蒙牛与达能再次宣布双方已签署认购协议,蒙牛向达能定向增发相当于其总股本6.6%的股份,交易涉及资金总量约51.53亿港元。配售结束后,达能持有的蒙牛股本由之前的4.0%增至经扩大后股本的9.9%。至此,达能正式超越ArlaFoods成为了蒙牛的第一大外资股东。

乳业分析师宋亮3月1日告诉时代财经,最初达能入股蒙牛,主要是出于投资安全角度的考虑。此外,蒙牛一直在与伊利争夺国内乳企头把交椅的位置,处在高速发展期,从投资角度来说,蒙牛也是一个比较好的投资标的。

“与中粮和蒙牛两个具有国资背景企业合作,不论是在市场销售层面还是投资层面,达能在中国市场都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庇护。但现在,不论是达能在中国市场渠道的布局还是国内市场政策,都已经变得相当成熟,中粮和蒙牛带来的庇护效应已经不大。”宋亮说道。

乳业专家王丁棉则对时代财经表示,蒙牛与达能的合作更多集中在股权投资层面,而达能通过对蒙牛的投资,多年来已经获得了不小的收益。“双方业务除了酸奶业务等个别业务外,在市场经营层面并没有太大的交集,达能甚至都没用到蒙牛太多市场资源。不论是对蒙牛还是达能,此次“分手”在业务上对双方的影响并不大。”

王丁棉还指出,此次达能选择剥离蒙牛股权,也不排除双方投资理念开始变得不一致,达能考虑离场的可能。

合作变竞争?

必须指出的是,随着蒙牛的壮大,双方的部分业务在中国市场已形成了竞争关系。

王丁棉和宋亮均认为,在酸奶业务上,蒙牛已经对达能形成了冲击。

王丁棉对时代财经指出,虽然此前达能和蒙牛将酸奶业务注入到了合资公司,但一直以来,达能在中国市场都运作着独立的酸奶品牌,而近几年蒙牛酸奶业务开始崛起,低温、常温酸奶等产品已经具有一定的体量,对达能酸奶的渠道和市场份额造成了挤压。

根据官方数据,蒙牛低温酸奶已经连续15年排名行业第一。

双方竞争变得剑拔弩张的还有奶粉业务。

根据达能最新财报,2020年达能在中国的婴幼儿配方奶粉规模接近20亿美元(约合130亿元)。

2020年,达能还对中国奶粉市场进行了大手笔投入。此前,达能已宣布投入近8亿元加码中国专业特殊营养品业务,包括在上海设立新的科研中心、收购迈高青岛奶粉厂及拓展特殊医学用途食品。此外,达能还在华持续上新,先后引进了全球首个超高端婴配粉系列爱他美Essensis、特配产品“纽荃星壹加”和“纽康特1+”,并通过推出爱他美AptaGrow正式进军中国儿童成长奶粉市场。

而蒙牛近几年也一直把奶粉作为重点新兴业务来抓。

2019年,蒙牛收购澳大利亚“网红”奶粉品牌贝拉米,形成了“雅士利+贝拉米”的奶粉组合:2020年,蒙牛原常温事业部销售管理中心总经理闫志远出任雅士利新CEO,这被业内认为是蒙牛奶粉板块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根据财报,2019年,蒙牛奶粉业务营收接近80亿元,同比实现三成的增长。雅士利收入达34.12亿元,实现净利润1.124亿元。旗下有机羊奶系列销售同比提升16%,旗下羊奶粉品牌“朵拉小羊”“多美滋初颖”“多美滋”在该年度实现了60%以上的增长。

“奶粉和以脉动为代表的饮料产品是达能在中国市场的核心业务,如今在这些领域,国产品牌开始崛起,达能在中国的业务受到了挑战。”宋亮告诉时代财经。

达能进入调整期

将目光拉回几年前,不难发现,整合、调整已经成为达能经营中的主基调。

2020年6月,达能还与深圳市互通有无商贸有限公司达成协议,出售了包括益力大桶水及瓶装水品牌,以及位于深圳和惠州龙门的两家工厂。

1998年,益力矿泉水被达能收购,为了将益力的品牌和市场做大,达能投资5亿元在广东惠州龙门建立达能益力(惠州)饮品有限公司。

之后,益力的表现确实没有辜负达能的期望。1999年,益力被评为“中国饮料十强”之一,还有数据显示,截至2006年,益力一直保持全国天然矿泉水销量第一的地位。

然而,随着矿泉水市场入局者的不断增多,农夫山泉、百岁山迅速崛起,益力的业务受到极大的挑战。

在这种情况下,达能不断对益力进行业务调整。2016年,达能推出益力产品的全新包装。2017年5月,达能针对儿童瓶装水市场推出益力卡通趣味瓶,进军儿童水市场。2017年,益力还挤掉昆仑山,成为滴滴专车的顾客用水。

尽管如此,达能依旧未能挽救益力销售的颓势。自2019年开始,益力的瓶装水和桶装水都开始停产。

与益力一样,被达能脱手的,还有乐百氏。2000年,达能收购了乐百氏92%的股权,成为后者最大的股东。乐百氏纯净水一度多年市场占有率第二,但到2005年,乐百氏亏损已达1.5亿元。2016年,达能把乐百氏品牌及六家乐百氏工厂被整体打包给深圳的盈投控股。

除蒙牛、益力、乐百氏之外,达能在中国市场还先后控股或参股了大量消费品公司,如娃哈哈、汇源果汁、光明乳业等,但最终达能都选择了退场。

事实上,达能近几年着手调整的,远不止中国业务。

据金融时报报道,本次剥离对蒙牛的投资,是达能对投资者承诺的一部分,也是达能进行系列资产处置的第一个。目前,达能目前还在对阿根廷业务、Vega品牌进行评估。

而这一切的调整,可能也与达能近年来的业绩和股价表现有关。尽管2020年达能的营收达到了236亿欧元(约合1840亿元),但管理者和投资者对此并不满意。

2月19日,发布2020年业绩报告后,达能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范易谋(Emmanuel Faber)表示,“达能股价不是我们想要的水平。”

据彭博社统计,2020年达能股价下滑了27%。彭博分析称,由于股价下降,达能去年市值损失了约四分之一,这也让激进投资者的施压有机可乘,并让CEO受到外界密切关注,前者曾呼吁分离董事长和CEO职务。

达能方面表示,希望通过优化资产配置,实现组合优化和改善股东回报。而此次出售蒙牛持股的大部分所得,将用于回购达能股份的形式,回馈投资者。但达能也强调,中国市场对达能而言依然极具战略价值,达能会通过在华的品类、运营和员工等方面继续履行对该市场的承诺。

在调整中国业务的同时,达能的“钱袋子”也有了新的去向。

2月26日,达能达能特殊营养品(青岛)有限公司在城阳区正式开工投产。去年4月,达能还对脉动启动了近年来最大规模的品牌升级。此外,达能还收购了原属于加拿大乳企萨普托集团(Saputo)的一家位于青岛的奶粉工厂,预计在2021年上半年开始生产。

宋亮告诉时代财经,在剥离对蒙牛的投资后,达能可能会为进一步的投资并购做准备,并将投资重点放在中国市场的具有高增长潜力的领域当中。

责任编辑:刘波(P0264)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一周热文排行

精彩推荐

©奇点商业 让商业地产独立思考 iqidian.com

京ICP备1806448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