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eng_share_thumbnail
8年大股东考虑减持,达能和蒙牛因何“婚变”? ——凤凰网房产北京
达能和蒙牛维持了八年的“婚姻”也出现了变故。3月1日,蒙牛乳业(02319.HK)发布公告显示,达能通过中粮乳业投资间接持有的蒙牛乳业股权,将转变为直接持有蒙牛乳业的股权 -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
//m.iqidian.com/news/pinpai/2021_03_02-53892522_0.html
北京
{{ifh_ad_material}}

8年大股东考虑减持,达能和蒙牛因何“婚变”?

AI财经社 2021-03-02 13:53

达能和蒙牛维持了八年的“婚姻”也出现了变故。

3月1日,蒙牛乳业(02319.HK)发布公告显示,达能通过中粮乳业投资间接持有的蒙牛乳业股权,将转变为直接持有蒙牛乳业的股权。一旦完成,达能预期将持有蒙牛约9.82%的直接股权,而中粮乳业的股权将减少至约21.43%。并且,达能下一步正考虑减持蒙牛的股份。

蒙牛对此态度淡定,表示对达能出于自身需要而做出的股权结构方面的安排,“董事会表示理解和尊重”。

对考虑减持蒙牛一事,达能称将根据市场情况,在2021年通过一次或多次交易,剥离对蒙牛的持股。出售蒙牛持股的大部分所得,将用于回购达能股份的形式,回馈投资者。

作为一年能在中国市场赚走200亿元的达能,在资本市场上,却像一枚“海王”。自从1987年在广州成立酸奶公司起,达能在拓展中国市场上,一直在试图和中企联手前行。蒙牛之外,包括光明乳业、武汉东西湖啤酒、益力、乐百氏、梅林正广、汇源等,都曾经和它产生过联系,但大多数的合作也都是以“分手”收场。

现在,达能考虑减持蒙牛,这意味着也可能将和蒙牛“劳燕分飞”。乳业相关专家则对AI财经社表示,达能的选择是出于它对未来产业相关建设的考虑,即使成真,这也并不代表双方未来再无合作可能。

但蒙牛的运营也并没有受到更多的影响。没有达能的未来,蒙牛也为自己立下了目标:在2025年“再创一个新蒙牛”。

达能的“联姻”史

创建于1966年的达能集团,旗下拥有了众多国际品牌,如碧悠、Actimel、Alpro、爱他美、依云、诺优能、纽迪希亚等,此外还有一系列本土品牌,如Aqua、牛栏(Cow Gate)、Horizon、脉动、Prostokvashino、Silk等。

达能和蒙牛的“婚姻”已经持续了八年,但实际上双方的“情缘”可追溯至2006年12月,当时它们意欲合作,却最终以“未获政府批准”的理由戛然而止。但在彼时,达能和光明乳业之间的关系,还处于“存续期”。

早在1987年,达能就在广州成立了酸奶公司。1992年3月,达能与光明合作,以50:50的股权结构,投资390万美元成立合资公司。从1994年起,达能开始在中国建立了一支人数庞大、训练有素的中央销售队伍,开始拓展进口产品及合资工厂的产品。到了2000年10月,光明以上市为目的改制为股份公司,达能参股5%,并承诺达能在上海的两家企业之一将以净资产作价卖给光明,由光明无偿使用达能品牌至2011年。

到了2006年,达能对光明持股比例升至20.01%,同时上述对无偿使用达能品牌的许诺延长至2025年。双方关系看起来更加“亲密”。然而,就在2006年12月,达能宣布,与蒙牛成立合资公司,进行酸奶生产销售方面的合作。2007年4月,达能将原本交给光明运筹的“碧悠”品牌转交给蒙牛。不过,光明也随后推出自有品牌畅优,与达能在酸奶领域竞争。

2007年10月16日,光明宣布,达能将所持20.01%股份以每股4.58元低价转让,至此,达能与光明在合作15年后分道扬镳。由于需要支付给光明市场、渠道等补偿,达能还向其支付了4.1亿元“分手费”。

和达能曾经合作过的还有娃哈哈。1996年娃哈哈、达能、香港百富勤共同出资成立5家公司,生产以“娃哈哈”为商标的纯净水、八宝粥等产品,娃哈哈持股49%,后百富勤将股权卖与达能,达能拥有51%股权。后来双方又成立了39家合资公司,由于投资理念分歧,积累了不少矛盾,直至引发了持续良久的诉讼战。

达能在2000年曾以197亿元人民币收购乐百氏92%股权,在2016年11月又将其卖给一家深圳的盈控控股公司。高价入手乐百氏那年,2000年7月3日,达能还联合几家战略投资者共同投资了汇源2亿多美元,达能获得汇源22.18%股权。

从1996年-2003年,7年时间,达能先后投资过河北豪门啤酒、武汉东西湖啤酒,以及娃哈哈、益力、乐百氏、光明,此外还有梅林正广和饮用水有限公司等。达能在开拓中国市场时,投资的脚步从未停歇,而最后的结果,大多数就是抛售。

而在第一次合作破裂7年后,达能又与蒙牛终于迎来“走红毯”的机会。2013年5月20日,蒙牛宣布,将与中粮集团、法国达能展开深度合作。中粮与达能成立一家合资公司,中粮同意向该合资公司转让蒙牛股份,一来帮助蒙牛发展,二来引进达能先进的酸奶技术和品牌管理经验。达能通过合资公司成功获得蒙牛4%股份

与此同时,蒙牛酸奶业务与达能中国酸奶业务合并,蒙牛占新成立的酸奶合资公司80%股份,达能占20%。达能对蒙牛的总投资额约耗资26亿元。除了与达能合作,蒙牛在2012年还引进了欧洲最大乳品公司Arla Foods(爱氏晨曦)。 

“达能加持下,蒙牛的酸奶技术水平至少提高了5年,在2017-2018年蒙牛酸奶业界最好,后来伊利、光明开始穷追,”乳业分析师宋亮表示。

为增持蒙牛,2014年2月12日,蒙牛向达能定增6.6%股份,达能为此出资51.53亿港元,配售完成后,达能持有蒙牛股份从原先4%升至9.9%,成为蒙牛第二大股东。

达能为何减持?

这两年达能的业务遇到的挑战仍然不小,受到疫情的影响,从整体来看2020年全年业绩表现也并不理想。

日前,达能公布了2020年的业绩。根据财报,达能在去年的销售收入236亿欧元,同比下降了1.5%。包括婴幼儿奶粉等生命早期营养品,以及医学营养品的专业特殊营养业务销售额,同比下降0.9%,经常性经营利润率下降74个基点至24.5%。

在2020年第三季度,经历了业绩连续下滑后,达能决心改变。达能表示,公司将对品牌组合实施战略评估,制定新的发展战略。达能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范易谋透露,达能将会检视“所有品牌、所有SKU和资产”。降低损耗、聚焦核心产品成为它战略调整的方向。在去年10月初,达能就宣布以4.7欧元出清所持的日本品牌养乐多股份。

意图减持蒙牛,也更多地是由于达能对自身业绩下跌的焦虑。

那么,达能又能从蒙牛这里赚到多少收益?在2013年5月,达能与蒙牛合作时的总投资额约为26亿元,其中达能在酸奶合资公司中的出资为12.5亿元。2014年,达能以51.53亿港元现金增持蒙牛,持股9.9%,成为第二大股东。据此估算,达能在入股蒙牛时,投入了大约69亿港元。

根据达能的公告,目前,达能在蒙牛的间接持股市值约为8.5亿欧元(约合人民币66.19亿元),并通过联营公司在2019年贡献了570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4.44亿元)的经常性收益。3月1日,蒙牛的市值在1699.70亿港元左右,按照达能的直接持股比例,持股市值超过160亿港元。

乳业分析师宋亮对AI财经社分析称,达能更希望未来实现产业结构转型,在市场中建立竞争优势,过去达能在中国建立的竞争优势已陆续被国产品牌突破、逆袭,未来需要朝着红利爆发的产业去做转型。因此,“这时选择跟蒙牛散伙,主要出于自身投资逻辑和加强产业相关建设的考虑”。他认为,达能理性出售蒙牛,也将是“非常负责任的做法”,之后达能可更独立地在中国市场拓展,进入新领域,做深度调整。

宋亮认为,减持蒙牛将对达能利好,相反对于蒙牛而言,则意味着其“减少了一些依靠”。

蒙牛何去何从?

蒙牛的回应,也向外界传递出了积极态度。

蒙牛回应里一句“理解和尊重”,言简意赅。简单地说,就是接受达能的决定。蒙牛当天股价也并未受到该消息影响,3月1日,蒙牛乳业每股收于43.05港元,上涨1.53%。

“老朋友”想走,蒙牛也是留不住的。但蒙牛迅速将重心转移到中粮方面,希望市场对其未来信心不倒。

蒙牛在公告中称,中粮乳业投资仍将是公司的最大单一股东。蒙牛认为,“中粮集团与Arla将继续信任并全力支持董事会和本集团管理层,对本集团过去的成就充分认可,并对本集团未来的发展充满信心。”

截至2020年6月30日,蒙牛乳业的营收为375.335亿元,相较2019年同比减少了5.8%,公司拥有人应占利润为12.115亿元,下滑41.7%。蒙牛乳业目前主要产品品类包括液态奶、冰淇淋、奶粉及其他产品,截至2020年上半年,液态奶收入为人民币325.65亿元,占蒙牛总收入的86.8%;奶粉及冰淇淋收入分别约为22.82亿元,22.29亿元,其中,奶粉收入主要包括来自雅士利及贝拉米品牌的收入。在奶粉等业务线上,蒙牛和达能已经无形中也成为了竞争对手,因此,它们“分道扬镳”也就更是情理之中了。

事到如今,达能减持的“最坏”结果,无非是全部从蒙牛清仓,如同之前达能以4.7亿欧元出清所持全部养乐多股份一样,尽管达能与养乐多之间的友谊长达20年,远超蒙牛。但蒙牛公告中表示,集团对于未来的业务战略和计划,不会因此而发生改变”。蒙牛还称将“更加高效地执行未来5年的发展规划,以实现‘5年再创一个新蒙牛’的2025战略目标”。

“蒙牛最大的压力来自于中国消费市场趋势大幅放缓的预期。”宋亮分析称,从大环境看,疫情对整个快消品行业影响较大,产品动销不那么乐观,大量企业背负着压力。这对蒙牛亦不例外。“蒙牛需要寻找到新的‘能爆单’的单品,做大、做强影响力。”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蒙牛在全国共设有40个生产基地,分别在澳洲、新西兰、印度尼西亚设生产基地1个,年产能合共975万吨。

为适应新零售变迁,2020年蒙牛成立了集团数字化战略管理委员会和数字化战略项目组,以聚焦渠道融合供应链前端协同,还打造了所谓的“四大在线”:消费者在线、渠道在线、供应链在线、管理在线,以此加速集团数字化战略落地,并逐步构建数据驱动业务的信息化体系。但宋亮认为,蒙牛更应该聚焦核心业务,在传统乳业市场增长放缓趋势下,如何拓展新领域,对于渠道等方面都是外在的转型形式。

与此同时,宋亮也认为,蒙牛接下来还需要加强市场地推能力,提高产品推广方面的实际效果。相比做电视广告或找明星代言等方式,可以尝试做“妈妈班”等消费者培训,以此提高消费者对品牌的认知。

距离再创一个“新蒙牛”还有4年的时间,而这还需要所有人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刘波(P0264)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一周热文排行

精彩推荐

©奇点商业 让商业地产独立思考 iqidian.com

京ICP备18064481号-1